第1266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

“这么说,只要我们能击溃王者之海固守的天道盟总堂口,仙界就算彻底解放了?”周峰一边没想到这场仗进行的如此迅猛,一边又顺着仙鹤老的话,把接下来的重心都放在了王者之海!

王者之海,这个他只听过却没有去过的区域。

据说那里才是仙界强者云集的地方。在那,天仙多如狗,仙王满街走!

“说是这么说,不过这事轮不到我们去做,毕竟能接触到王者之海核心的家伙,起码是仙王后期的存在。我们呢,只管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守好,别让天道盟的残部逮到机会反扑即可!”

仙鹤老点了点头,却又没有往王者之海进发的意思。

这点,周峰倒是能理解。他其实也不是太想去王者之海闯荡,能为菩提洞争取到东域的自由权,差不多已是他最大的能力了!

“那暂且就先这样!我们的首要任务,还是肃清在东域的天道盟残党,同时关注王者之海的动向。一旦事态有变,再做打算!”

略一思想,周峰很快定下了战斗纲领,

说罢,萧齐煌等人纷纷附议,接着,由仙鹤老划分肃清区域,一干人等得到了自己要负责的区域,继而领命走出了大堂。

周峰是最后离开菩提谷的,同时他又是唯一没有授命的家伙。

按照仙鹤老的意思,他是菩提洞最大底牌,也是目前东域明面上的最强战力,理应固守在大本营。这理由却是无法反驳……

转眼间,他来到一处相对较平静的地带,这里处于菩提洞后方,周边树林成影,不时吹来一阵微风,确是清爽无比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正静思着,不贪和尚忽而出现在他身后。周峰闻声怔了怔,旋即有感而发道:“人们总拿沧海桑田来比喻世事无常,变化飞快,然而直到今天,我才领会到什么叫做瞬息万变……”

一番感言,深中肯綮。如果换做是以前,周峰断然是说不出这话的,因为不管以前发生了多少事,他都不觉得有近一周来的变化居多:才一周功夫啊!仙界从宁静到动乱,真恍如隔世……

“我倒是不这么认为。好比人们一直感慨时间飞快,可其实时间是不会变的。它永远遵循着我们看不见的规则,一分一秒,日出日落,不为世事所变。真正有所变化的,只是我们人而已。”

不贪和尚看上去还是那个不贪和尚,可实际上他变了很多。就像他现在说话,不会再讲阿弥陀佛,甚至直接称自己为我了!

然而便是这样的他,却愈发有得道高僧的风采,

不说佛,是因为佛在心中。

“之前我听仙尊老讲,你在菩提世界中修行了数月,境界不进反退。现在看来,你表面只有仙人境,可其实距离仙皇也只差半步了吧?”周峰没有接不贪和尚的话,只陡然提到了这些……

“仙人也好,仙皇也罢,都只是强加的名头罢了。我等身为修行人,修的本就不该是境界层次,而是对人生的领悟。”

不贪和尚面相祥和,无以为意道。

“罢了罢了,我可没兴趣同你讲什么人生感悟,这玩意就跟佛理一样,前阵子我不知道说了多少!”

周峰闻言,无由摆了摆手,接着又是叹了口气:

“现在,我只想务实点,等王者之海的战局结束,再把东域的形势稳定下来,我便离开仙界。”

“离开?去哪?”

这次,换做是不贪和尚怔了怔,显然,他没想到周峰竟然是做这样的打算!

明明如今的他,已是仙界炙手可热的人物,纵使比不上王者之海中央的那些怪胎,可假以时日,达成仙帝亦不难!

有着如此潜力的周峰,说要离开仙界,岂非等于自弃前程?

“以前我总想着不断变强,强到谁也无法欺负我,”

面对不贪和尚的不解,周峰倒是显得无比平静,说着,他且摇了摇头:

“可其实强大是没有界限的。就拿佛祖来说,便是如来,也做不到真正的唯我独尊。所以我想开了,与其把人生浪费在这种虚无的事情上,不如陪自己心爱的人度过一生……”

说道最后时,周峰的目光变得无比柔情。

这是他许久都不曾有过的眼神,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,他忘却了真正重要的东西!

为众生解开轮回迷局,固然是莫大之愿,可在这个前提上,周峰首先得顾到自己!众生是大,可也大不过他心爱的人儿啊!

或许这么想很自私,但恰恰是经历了这么多事令周峰看明白了一点——他一个人是‘医’不了这个世界的,六界众生的命运,也不该让他来背负,世界既是众生的,那就该有众生去承担……

他能做的,只是尽力而为,而现在,他为菩提洞固守好大本营已经够了,那些打打杀杀的事,也该放手了!

“陪自己心爱的人,好像跟修行不冲突吧?”

正想着,不贪和尚不由神色古怪道。

“是不冲突啊,可我就是倦了。都说修行,可修行哪有个头?与其逼得自己那么紧,还不如得过且过!”

周峰笑了笑,却是显得淡泊,不贪和尚见状,无由张大了嘴巴,显出副无法理解的样子:“可,可你不是药师佛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周峰已然猜到了后面的话语,以至于不贪和尚怎么知道自己是药师佛转身的,他确是不关心了。

“药师佛是药师佛,我是我。即便我前身是药师佛,但也没道理今生也要作为药师佛而活。说我没心没肺也好,离经叛道也罢,总之现在的我,只想放下一切,去做些真正能让我开心的事。”周峰语气平静的说道。

言语至此,不贪和尚也没再多说什么。就像他刚才说的,时间是一层不变的,变的只会是人!

他变了,‘他’也变了,当曾经的壮志随着时间流逝,每个人都该认清现实,所谓英雄梦,终究只是一场梦……

不是每个故事都会按照人们期望中的发展,有个开头跟经过就好,结果什么的真的重要?并不重要,因为从来不存在真正的结果,一如佛祖寂灭轮回的真相,只有到死亡的那天,才算终结。

周峰不想等到世界终结的时候,再去后悔自己没有把时间放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面。如果非要把六界众生的死活跟心爱的人放在一个天平上,对不起,我选择后者——这才是他的本心!

利乐有情,首先得自己有情,不辜负对自己有情的人……

“每个人出生的时候,都以为世界是为他而生。当他明白自己只是这个世界一份子的时候,他就长大了。现在换做我,我只想说,我们也该长大了,这个世界不需要英雄,更没必要被拯救。”

周峰最终道。

事实上,这正是他来到仙界经历了这么多事后的最大感悟,不是所有事都要追究出个结果的,有些事顺其自然会更好……

这一天,仙界各域的战斗仍在继续,只比起王者之海的残酷,四域间的争斗着实不值一提。这样的日子约莫又持续了一周左右,王者之海的中央会战总算结束,笑到最后的,赫然是反天会。

周峰坐镇大本营,第一时间接收到了来自王者之海的战报,与此同时,东南西北四域的天道盟残党闻询纷纷投降。天道盟由此失去了对仙界所有的影响力,唯一剩下的便是孤零零的天宫!

这天艳阳高照,仙界各地同庆,周峰在这一天选择了离开,

至于那座天宫,没多久便被打破。值得一提的是,听说第一个打进天宫的是个无名僧,更有趣的是这个僧人并非反天会的人,会加入到攻打天宫的阵营中,是跟一个叫提普的人打的赌!

而这个提普,据传是反天会的操盘人,也是芮宏辉背后组织的最大BOSS!周峰不知道赌注是什么,晓得这则传闻还是李雀儿在陪他下界的路上不甘寂寞,偶然听到路过仙人交谈追问的。

“哎……你说你在下界的那些女人,会不会不接纳我啊?”

李雀儿还是那个李雀儿,只脱离了菩提世界,性格‘泼辣’了不少,甚至连这种事都主动问了起来。

周峰闻言愣了有一会,那一刹,原本快模糊了的记忆忽而的涌现了出来。记忆中,苏倩然,白清儿,宋雨霏等女子清秀美丽的脸庞一一映现出来,原来她们从未离开过,就在自己的心里!

周峰笑了,发自内心的笑,有苦涩,可更多的却是甜蜜……

不明所以的李雀儿见状顿时慌了,某人的笑实在不可捉摸。只不等她思想出个所以然,周峰忽而催发气息,生生以仙皇霸道境,破开了仙界一方天。

紧接着,两人双双遁入到灰蒙蒙的下界。

“为谁辛苦为谁甜,只羡鸳鸯不羡仙!”

破天的一线没一会便合上了,唯缭绕在半空中的这句诗,成为了天上地下经久不衰的名句。

据说也还是这一天,有人看到,曾在极东之地和西域交接处出现的钢铁巨兽,从人间界上空飘过!

虚无缥缈的传说,大多没能得到证实,只在那普天同庆的一天内发生的事,远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多……

“时空裂隙……破了?”

菩提世界,阴山背面,妖天仙凌驾在九层妖楼之上,似遥见了某庞然大物从仙界至人间界,有意破了佛祖留下的时空恶兆!

“种因得因,种果得果,我佛慈悲,不外如是……”

仙界东域,弥阳小城,大肚弥勒佛远视西方,双手合十道。

“我说了,解铃还须系铃人,如何?”

西域三圣殿,大势至遗世独立,于丘上微笑道,身旁,古怪僧故作冷漠道:“不过是意外收获罢了!只怕那小子也没敢想自己无意救的无名夫妇,居然会通过这种手段来报答他吧?”

话音刚落,不容大势至反驳,另一边不知从哪冒出个打扮寒酸的中年道人,手里拿着串提子,一边往嘴里塞,一边对古怪僧不客气道:“管它是什么手段,到头来结果是好的不就成了?”

“没你事!吃你的提子去吧!”

“呀!贫道还不能说了?这可是你昨日打赌输给贫道的,怎么,不服气?”

眼看着这两人一言不合便开始斗嘴,大势至却是笑而不语。

……

地球一角,一岛悬浮于海面,面朝西方的那头被规划成了海滩,海滩上,李莫愁穿着个大裤衩,不时吐槽道:“菩提只向心觅,何劳向外求玄?说得好听,到头来,还不是指望‘外人’替六界解了围?所以说,这些个自以为得道的高人就知道说屁话!到头来还不如人家外科技发展的厉害咧!”

话音落下没多久,身后,忽然响起一阵莺莺脆脆:“相公!你看奴家这身怎样?”

“老公老公!她没屁股没胸的,看我看我!”

“哥哥……人家今天也换了身泳装……”

“喵呜!”

这,便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吧?

喜欢绝品狂医请大家收藏:()绝品狂医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