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治愈的希望

郭书文轻微点头,然后身体静止了足足五六分钟,才慢慢放松,额头上已是大汗淋漓。

张均就坐在郭书文旁边,对方疼痛难忍的时候,他暗中透视观察,发现此人的腰椎部分有明显的暗伤和错位,挤压到椎管内的神经。

看到郭教授平静下来,他问:“郭教授,你的腰有问题?”

郭教授摆摆手,苦笑道:“老毛病了,七十年代下乡做知青的时候,不小心从山上滚下来摔的,都四十多年了,隔三差五的就要疼一回。”

说着话,他连不停倒抽冷气,显然疼痛还没过去,只是没刚才那么严重罢了。

张均想了想,说:“郭教授,我懂一点推拿,不如帮你试试,看能不能缓解疼痛。”

郭教授一乐,笑道:“好啊,不少人给我治过,也用过推拿的法子,感觉效果还不错,那就麻烦小张你了。”

张均便让郭教授平躺在沙发上,轻轻按压他受伤的腰椎。他可以透视到内部情况,所以按压的效果立竿见影,先是微痛了一下,之后郭教授立刻就不疼了。

原来,这种方向准确,力度适中的按压,能把稍稍错位的腰椎朝正确的方位推动,减少神经的压迫力,疼痛自然就消失了。

他惊噫了一声,道:“小张,居然不疼了!”

张均微微一笑,手指按着不动,道:“别说话,还没完。”话落,他左眼中射出一缕金光,打入对方受伤的腰椎。

霎时间,郭教授感觉腰椎部位暖洋洋的非常舒坦,这是自打受伤后,从未有过的感觉,他不禁轻轻叹息了一声。

连续打出三道金光,张均才慢慢松开手,而郭教授没有再感到疼痛。不过他知道,自己现在没能力给对方正骨,这病也没有根治,只是暂时帮他减轻了痛苦,强化了神经而已。

张均出手相助,一大半是感激父女二人的援手之情,另一方面也不忍一个老人受这样的痛苦。

郭教授站起身后,神色惊讶地看着张均,道:“小张,你的手法真管用。我这病,看过多少家医院,医生都说脊椎的地方太危险,建议保守治疗。我也试过专家的针炙推拿,可效果比你的差远了。”

张均“呵呵”一笑:“我只会一点皮毛,我师父才叫厉害呢,改天我请他来给您看看,十有八九可以将您的病根除掉。”

父女两人都露出喜色,郭兰更是惊呼道:“真的吗?”

张均微笑着点头。

郭教授大笑一声,对郭兰道:“兰兰,佛说善有善报,果然不假啊。你出去一趟帮了小张一把,结果就让你老爸我的病有了治愈的希望。”

郭兰满脸欢喜,“嘻嘻”笑道:“都是爸爸教女有方,功劳还是老爸的。”

听着父女二人互相打趣,张均不禁想到千之外的父母,心想这次回家,一定好好调理下爸妈的身体。

吃过早饭,郭教授把张均请进书房。因为刚才那段小插曲,他对张均的印象很好,这会儿已经不把他当外人,居然把自己多年的珍藏都展示出来。

郭教授打开一个大箱子,把一幅幅三尺见方的相框取出来,上面嵌满了各式各样的瓷片、陶片,表面用厚棉布蒙着,十分爱惜的样子。

张均心想这些破瓷碎瓦有什么好看的,不过当他细细观察,就发现每块陶瓷片的质地都不相同,他不禁道:“郭教授,这些陶瓷碎片好像都不一样。”

郭教授“呵呵”一笑,道:“眼力不错,这些碎片种类很多,有宋代五大名窑的哥官汝均定。还有元代青花,明代永乐甜白,成化斗彩,以及清代的珐琅。”

“以上所说只是些具有代表性的瓷器,我收集的碎片包括各个年代,各个地域,上至汉唐,下到建国初期,应有尽有。”郭教授得意洋洋,“想要把这些搜集完全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张均拍他马屁,竖起大拇指,道:“厉害,它简直就是一部陶瓷发展简史,郭教授不愧是做考古的,一般人也没这眼力的魄力。”

郭教授感慨道:“四十多年了,我从七十年代就开始收集,直到去年才达成心愿,想想也确实不容易。”

张均确实对这些碎片没啥兴趣,不过人家把一生的心血都展示出来,他也不好随便看看就走,于是似模似样的欣赏起来。

看的时候,他的目光随意落到一片瓷片上,这是一片元青花的碎片,有巴掌大小。当他凝视观察之时,不经意就展开了透视异能。顿时,他的眸光仿佛穿透历史的长河,落到了元代大地之上,感受到了那个时代的气息。

残暴,浩荡,野心十足,以及愤怒、压抑、痛苦,诸多情绪霎时间渗入他的脑海,让他心头泛起各种滋味,他不禁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元朝怎能不亡!”

郭教授猛然听到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,一阵愕然,不过他看到张均正在欣赏元青花的碎片,顿时明白过来,笑道:“元朝只存世八十几年,因为它过于残暴和腐败,这样的政权不可能长久,它是自取灭亡。”

张均点点头,他一样样观察下去,宋代的,明代的,清代的,每一种都带给他不同的感受。即使同一个朝代,同一个皇帝统治之下,不同地域的瓷器携带的气息也有不同。

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应力,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每一件物品的人文气息和历史特点。这是一种宏观的把握,不借助仪器,类似于直觉。

张均本打算应付一下,随便看几眼,可他不知不觉就沉浸在浩如烟海的历史长河之中,惊叹历朝历代的繁荣文化,感慨时代的变迁历史的推进。

他一个瓷片都没落下,从头看到尾,一幅幅,一片片,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三个小时。郭教授起初还陪在旁边,后来看到张均如此入迷,他也心中高兴,笑呵呵地看书去了。

当张均把全部的瓷片看完,才从中回过神来,发现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,他一拍脑袋,连忙走出书房,就看到桌上已经再次摆满了饭菜。

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道:“郭教授,不好意思,刚才太入迷了,忘记了时间,没耽搁你什么事吧?”

郭教授放下手中的一本大部头书,爽朗地笑道:“小张啊,人不可貌相,没想到你也是位玩瓷器的,不然哪会这样入迷呢?一般人见到这些东西,恐怕连多看一眼都懒得,更不要说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了。”

张均一阵汗颜,他初时不也是这个态度?要不是感觉看一眼就走的话失礼,他恐怕早就离开书房了。

郭教授似乎非常高兴,招呼张均坐下,对郭兰道:“兰兰,你看看小张做学问的态度,再看看你哥,哼,那小子整个一不学无术的不孝子。”

郭兰抿嘴一笑,妙眸在张均脸上扫了一下,道:“可不是,要是哥哥,恐怕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住,亏他还是古董商人。”

张均被夸得不好意思,“呵呵”一笑,说:“郭教授,我才不是什么行家,以前也没怎么接触过瓷器,刚才不过是好奇罢了。”

郭教授更加高兴了,道:“年轻人谦虚不是坏事,好,非常好。你这样的人做学问,必定能够有所建树。”

郭兰翻起了白眼,道:“爸,别总拿你课堂上那套教育人,快吃饭。”

早上蹭过一顿了,中午再吃一顿也没什么,张均于是没客气,放开了肚量用餐,这种豪爽的态度更让郭教授喜欢。

吃过午饭,张均道:“郭教授,郭兰,打扰你们一天,很不好意思,我要赶晚上的火车,就不留了。”

郭兰一愣,道:“这就要走吗?为什么不留几天?”话一出口,就感觉不对,大家认识才半天而已,这样说有些孟浪了。

郭教授也道:“小张啊,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,别着急走。我这几天闲得很,下午你陪我去鬼谷街走一趟。”

张均也听说过鬼谷街的大名,那是一条古玩街,汇聚天南海北的古董商人,热闹非凡,在全国都非常知名。他心想反正晚几天回去也没什么,况且今天遭追杀的事已经在他心中留下阴影,也要找时间好好想一想。

“我在东海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除了一个徐博之外,就只剩下陈富生了。陈富生这个人虽然小心眼,但还不至于找人杀我。”想到这里,答案呼之欲出,要杀他的人必是徐博!

“好一个徐博,五次三番对我下手,这个仇我一定要报!”他心中腾起一缕杀机。

片刻的失神之后,他微微一笑,道:“那好吧,我也想去鬼谷街长长见识,只要郭教授别嫌我麻烦。”

下午,郭兰开车,载着张均和郭教授前往鬼谷街。鬼谷街划分三大区域,北区主要买卖现代艺术品和仿品,南区属于自由交易区,基本上都是地摊。剩下的东区是清一色的古玩店铺,经营五花八门的古玩生意。

郭教授一进古玩街,就往南区走,跟在后面的郭兰笑道:“爸,又想淘几件宝贝吗?”

原来,郭教授曾经在地摊上发现一块唐代的蒙尘古玉,以五十元的代价买走。后来,古玉经过郭教授经年累月的把玩,渐渐显露出非凡的玉质,如今成了他的贴身之宝,轻易不愿示人。

听女儿打趣,郭教授“呵呵”一笑:“说不定小张能给我带来运气,今天能捧只元青花回去。”

这话连郭教授自己都不信,说完,他自个先笑了。

南区是游客最多的一个区,几乎每个人都有淘宝心态,幻想着可以在地摊上捡漏。其实大家明白这种好事属于小概率事件,一百个人中,或许只有一个半个的人运气不错,能够买到物超所值的东西。可这并不影响大家的热情,此地照旧每天都人山人海,车水马龙。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