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林健之死

巧得很,商阳这时又打电话来,原来他带上老婆孩子到了清河,要来看望张均父母。张均于是让张五先陪庄文,他亲自去迎接。

等商阳抵达酒店之后,居然一眼就认出庄文,笑道:“庄兄,好久不见了。”

庄文也站起身,道:“商兄,这是咱们第三次见面吧?”

原来两人之间,曾有过几次生意上的合作,彼此认识。

张均笑道:“你们认识就更好了,就不用我介绍了,商哥,文哥,今天大家不醉不休。”然后给二人介绍张五。

商阳似笑非笑地道:“张五爷的大名,商某人如雷贯耳了。”

张五冷哼了一声,道:“姓商的,怎么,你不服气?”

张均看出二人似乎有过节,连忙说:“五哥,商哥,今天给我一个面子,你们以前要是有什么误会,今天就一笔勾销如何?”

商阳微微一笑,道:“其实没多少矛盾,只不过有点生意上的摩擦。”

张五更是痛快人,道:“你既然是我兄弟的朋友,没二话,以前的事情我当没发生过。东海遍地黄金,以后有机会,咱们可以多多合作。”

当初在东海,两人为争一块地皮各显神通,弄得很不愉快。不过毕竟是过去的事了,此时都想化解恩怨,和气生财。

几人说着话,一直坐在商夫人怀里的小龙突然道:“叔叔,你做我干爹好不好?”

大人们一阵愕然,不明白这小家伙怎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。张均笑说:“小龙,你怎么想认我干爹呢?”

小龙撅起嘴,道:“哥哥他们都有干爹,就小龙没有。爸爸说叔叔是很厉害的人,所以小龙想让叔叔做小龙的干爹。”

原来小龙的几位堂哥,都认了干爹。当然,这些小孩子的干爹绝不简单,最低也是正厅级的官员,甚至不乏高官的巨头。

众人一听都乐了,心说现在的小孩子连干爹都攀比。商阳则心头微动,笑道:“老弟,小龙既然这么说,我看你就收他当干儿子吧。”

张均连忙摆手:“不妥不妥,我还没结婚,哪能做别人的干爹呢。”

商阳道:“这还不容易,现在先叫着,等你结婚了再正式认干亲,老弟你觉得怎样?”

张均笑道:“太突然了,我身上也没准备见面礼。这样吧,改天我的珠宝店开业,商哥你带小龙过去,我挑一件翡翠玩意送他。”

庄文道:“珠宝店的事我从林娴那里听说了,兄弟你的手笔不小啊,一下子就往里砸几个亿。”

说起珠宝生意,商阳笑道:“我认识几位珠宝生产商,国外国内的都有,改天我介绍给老弟认识。”

谈谈说说,这顿饭就吃到了下午。

下午三点,清河县委召开常委会议,县常委一致通过决议,撤销杜如龙的政法高官、公安局长、县委常委等职务。

这还不算完,常委会还决定由纪高官调查清河县治安混乱的原因,是否有官员在以权谋私。

常委会上,杜如龙面如土色,他知道自己完了,就像赵卫民所说的一样,一查就会出事!

也是杜如龙把县委一班人得罪狠了,县委被市委骂了个狗血喷头,而这一切都是杜如龙的错,所以每个人都痛恨杜如龙。

另外,杜如龙是市委组织部长赵卫民的人,平常想搞他困难得很,这次借着市委的东风,却轻轻松松就将其一撸到底,这是县委许多人所乐见的。

下午,张均安顿好庄文、商阳等人,便和张五返回小区,处理林健。

林健早就清醒了,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周围有三名气质冷酷彪悍的人守着,就知道自己着了别人的道。

一开始他还想从几人嘴里套出话来,但被狠狠踹了几脚之后,人就老实多了。

张均是第一次见到林健,他不明白这个和自己素未谋面的人,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家人下手。

林健看到张均出现,就知道正主来了,连忙道:“好汉,只要不伤害我,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我林家一定满足。”

张均蹲下来,冷冷盯着他,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林健不敢与他直视,低下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就是你一直在找的张均。”张均语气阴森。

林健脸色大变,脱口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张均揪住他的头发,将脸拉起,问:“为什么对付我?”

林健在知道张均的身份后,反而不怕了,冷哼一声,道:“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敢打林娴的主意,为了家族利益,我当然要灭掉你。张均,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,林家不会放过你,也不会放过你的家人!你根本不知道林家的强大,林家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全尸!”

张均面无表情,他知道没必要再问什么了,道:“我不管林家是不是强大,我只知道,我现在就能让你死无全尸。”

林健脸色一变,叫道:“你不要乱来!只要你肯放过我,我可以给你钱,一千万够不够?”

张均“哈哈”大笑,不再理他,转身问张五:“五哥,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张五笑了笑,露出一口白牙,道:“早准备好了。”

张均点点头,道:“出发。”

林健似乎预感到不妙,尖叫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一人上前用臭袜子堵上他的嘴,然后装进了麻袋。

一行几人驱车赶到清河县南郊,刀疤李等人依然被绑着,躺在土丘后面的地方,有两个兄弟在这里看守。当看到地上模样凄惨的四个人,林健身子哆嗦了一下,眼中露出乞求之色,可惜张均没看他。

“松绑。”张均淡淡道。

于是黑豺、青皮李、刀疤杨、马三被解开了绳索,他们这两天几乎没怎么吃东西,浑身没半点气力,站起来惊慌得浑身发抖。

青皮李低着头道:“二位,咱们认栽了,请给条活路。”

张均随手将一把匕首丢在地上,然后一指林健,道:“你们每人捅一刀,直到他断气为止。做完这件事,我放你们离开。”

几个人一听,脸色都是一变,林健更是奋力挣扎,居然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,叫道:“别杀我!别杀我啊!张均,我错了,我不是东西,你饶我这一回,我给你一个亿,一个亿行不行?”

张均依旧不睬他,他冷漠地盯着刀疤几个人:“要么你们死,要么林健死,给你们五秒钟选择。”

黑豺“扑通”一声给张均跪下,这个当初最硬气的大混子颤声道:“张爷,我们真不敢动手,他是林家的公子,杀了他,我们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张五哼了一声,他一名弟兄走到黑豺背后,一刀将抹在他脖子上。顿时鲜血喷射,溅了刀疤和青皮一头一脸。

黑豺倒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就断气了,至死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张均冷冷道:“我这个人尊重生命,人能在这世上走一遭不容易。可如果有人敢对我的家人动手,那我只能要他的命!”

青皮李再不说话,走过去捡起那把匕首,目透凶光地朝林健走过去。

林健大叫:“你敢杀我,林家都不会放过你!”

他一脸惊惧,瞳孔因为恐惧放大,声音歇斯底里,近乎疯狂。

“林少,对不住,我想继续活下去。”说完,他一刀扎进林健胸口。

林健双腿乱蹬,死死盯着漠然注视他的张均。

刀疤杨和马三也走过去,一人扎了一刀。马三那一刀比较狠,直接刺进林健的颈部,把气管都扎穿了。

林健呼出的气,都从伤口里喷出来,带着大量鲜血,他急急地喘了几下,就停止了呼吸,一双眼睛也渐渐丧失了神采。

一旁,张五一名弟兄用摄像机把一切录制下来。当然,镜头里没有张五和张均,只有刀疤杨三人杀死林健的过程。

林健一死,青皮李三人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张均和张五面前,咬牙道:“走到这一步,我们三个愿意跟在两位爷身边,只要给口饭吃就成!”

张五道:“我在边境有点生意,都是刀口舔血的营生,你们要是有胆,就跟着我了。”

三人当即磕了头,从此跟在张五身边。

这个地方,一早就挖好了一个两米深的土坑,林健和黑豺的尸体被推进土坑掩埋。

从此之后,林健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,林家人只知道林健是在玉阳市清河县失踪的,其它的一无所知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只有徐博隐约猜到此事可能和张均有关,但他并没有向林家透露消息。一来他没有证据,二来他也畏惧张五和张均的手段,担心引火烧身。

清河县,张均一早就把庄文和商阳送走。刚送人回来,县委的几个主要领导居然亲自前来探望张国忠和鲁红梅。

原来清河县委这批人耳目灵通,知道杜如龙栽在一个叫张均的年轻人手上。他们深知张均应该很有背景,于是就拿了礼品前来探望。

这批人中,有一个官员很特别,别的官员都走了,只他一人留下。这名官员生得五大三粗,身材有一米八开外,对张均很热情,道:“你好,我是县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许飞虎。”

张均打量对方几眼,问:“许副局长,你有事?”

许飞虎笑道:“是这样,原公安局长杜如龙已经被纪委调查,查出他有大量违法乱纪的行为。目前局里的工作由我主持,以后张均你有什么事可以找我,我一定全力帮你完成。”

张均听着对方话里有话,心中一琢磨也就明白了。局长下面数常务副局长级别最高,许飞虎应该有机会接手局长的位置。

此人大约知道自己与省公安厅有点关系,此来八成是想套套近乎,为下一步的升迁做准备。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