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4章 重宝

想通这一点,他淡淡道:“那就多谢许副局长了,过几天我会去平原一趟,届时会与省公安厅的冯厅长见面。”

许飞虎自然一点就透,他心中大喜,激动地握住张均的手,道:“张……张兄弟,以后大家就是朋友,哈哈……”

张均微微一笑,他不介意帮眼前这个人一把,如果许飞虎成为公安局长,对父母也有利。

许飞虎走后,张均就忙于恢复父母的小店,并把家门口清理干净。张五带来的几个兄弟成了义务劳动者,从早晨一直忙到中午。

这天晚上,张均在家中宴请张五和他的五位兄弟,对他们这些天的帮忙表示感谢。

这群人很能喝,结束之后,张均已有八分醉意。可到了晚间,他依然坚持修炼青帝心法。

青帝心法是神农门至高法门,张均从站混元桩开始,就是以此法为基。医道九劲和大罗神针,更要借助青帝心法才能发挥作用。

为了不影响邻居休息,他只身来到距离小区不远的河边。夜已深了,黑暗的河边连一个人影都无,正好方便修炼。

他双脚往地上一钉,站出真武母拳的架子。不过他心里有种感觉,虽然能够站出这个架子,但这个架子并不真正属于他。

“陆云祥修炼了一辈子,才站出他自己的真武母拳,我就算学会了,也不是自己的东西。”他心道。

就像书法家固然可以模仿古今名家的字迹,也不代表能拥有像古今名家一样的书法水平。除非能在前人的基础上突破,自成一家。

心中思索着,他决定把真武母拳里面陆云祥的东西丢掉。这个过程显然要比当初学真武母拳更难,他站了整整一晚上,毫无突破。

但也不是毫无收获,他找到了下一步修炼的方向。

“这架子里有形意,有八极,有八卦,有咏春,有洪拳,有少林拳,数量不下百种,我要忘记谈何容易。看来只能像当初学的时候一样,一个一个忘掉,才能让真武母拳返璞归真。”

第二天,张五几人先一步返回东海,张均还要留下来陪父母几天。

在家中的这些天,他找各种借口给鲁红梅和张国忠按摩,暗中用左眼金光滋养他们的身体。不知不觉中,夫妻二人每天都神清气爽,张国忠的腿伤也康复了,并去医院通过手术把钢钉拿掉。

在家待了一段时间,等张国忠可以下地行走之后,他就决定离开,前往平原市。

去平原之前,张均和几个人通了电话,第一个自然是华布衣。听说张均求他为两个人治病,华布衣没有推脱,只说明天中午到。

张均之后通知了冯玉龙和许飞虎。这两个人,一个要治病,一个要升官,都要去平原碰头。

最后他才和郭教授打电话。电话打通之后,得知是张均打来的,郭教授很高兴,道:“小张,前段时间我请来全国的专家,一起研究那件宣德炉,结果表明,它应该就是宣德三年铸的御用铜香炉!”

张均倒不觉得意外,他早有这种心理预期,笑道:“郭伯伯,看来我运气不错。也难得这么多专家的意见一致。”

郭教授赞叹道:“因为它太精美了,不管造型还是色泽,都无可挑剔,而且它的内部的铭文完全能证明它御用铜香炉的身份。”

“小张啊,我把那件东西交给中原大学考古博物馆代为保存,放家里太不安全了。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,万一丢失,老头子可赔不起啊。”说完,郭教授笑了起来。

张均道:“郭伯伯这么做很稳妥,我没什么不放心的。”然后道,“我今天下午就能抵达平原,我的师父明天也能到,我会请他为您治疗脊椎上的伤病。”

郭教授非常高兴,道:“小张,真是太感谢你了。你到机场后和我打电话,我让郭兰去接你。”

通知到位之后,张均赶往东陵,然后乘机飞往平原市。等他到达平原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。郭兰早等在接机口,一看到他就跳起来摆手,唤道:“张均,张均……”

张均微笑着走过去,道:“美女,好久不见,你更漂亮了。”

郭兰上来给了他一记粉拳,道:“你也变帅了。”

两人坐上郭兰的那辆宝来车,驶往郭教授家。

郭教授今天本来有课,但为了迎接张均,他硬是把下午的课调开。当两人再度见面,郭教授笑道:“小张,我感觉你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张均心说当然不一样,我可是在山中苦练了九个月,嘴里却说:“是吗?怪不得郭兰说我变帅了。”

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进了客厅,郭兰沏上茶,两人谈了几句,郭教授的神色突然有几分不自然。张均察言观色,笑道:“郭伯伯,你有心事?”

郭教授苦笑道:“有件事,我有些张不开口。”

张均很豪爽地道:“只要我能办到,郭伯伯尽管说。”

郭教授道:“小张,你也知道宣德三年御制铜香炉的珍贵,是无价之宝。我们中原大学三年前建立的考古博物馆珍品很少,所以我想能不能租用这件宣德炉一段时间?这样一来,就可以打响中原大学考古系的名气,扩大影响。”

张均想了想,点头道:“当然可以,反正我不准备把它卖掉,存放在哪里都一样。”

郭教授大喜,激动地道:“小张,太感谢你了。中原大学不会白占便宜,准备每年交出一百万租金。”

钱又不是郭教授出,张均自然不赚多,道:“好说,这个就由郭伯伯决定吧。”

看到张均如此干脆,郭教授更加高兴,两人相谈甚欢。其间,张均借机向他请教些古玩字画方面的知识。到晚上,他就住在了郭家。

第二天一早,郭兰陪着张均在中原大学门口溜达。郭兰穿了一身白色的羽绒服,围着白围巾,看上去很纯。加上她人长得漂亮,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男学生的目光。

走到校门口,前面走过来四名穿运动服的男生,看样子应该也是学生。他们个个人高马大,身体强健。

其中一人目光落到郭兰身上,顿时就一亮,他几步就走过来,笑道:“美女,我们好像认识。”

郭兰遇到类似搭讪的人多了,所以只是淡淡道: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你。”然后挽住张均手臂,“而且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”

那搭讪的男生一阵尴尬,他看了张均一眼,目光中居然有几分敌意。

张均对于这种二逼没兴趣,所以看都没看一眼,和郭兰继续往前走。穿过校门再往前一走,就有一座活动广场,张均准备去那边练会功。

两人都没有注意到,后面的四个人嘀咕了一阵之后,居然也跟了过去。

广场很大,周围栽了一圈法国梧桐,中央种着些花草。张均找了个地方,就站起了混元桩,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。

郭兰看着好奇,忍不住问:“这叫什么功?”

“桩功。”张均道,“想不想学?”

郭兰是个好动的姑娘,闻言点点头:“好啊。”

说完她就站到张均对面,学着张均的样子站桩。不过她站的架子显然不合标准,张均于是出言指点。

两人正练着,刚才那四个青年围了上来,其中那个搭讪的嬉皮笑脸地道:“呦,站桩呢?这是混元桩吧,你会功夫?”

张均淡淡道:“会一点。”

那人回头向几个伙伴笑了笑,“你们听见没有,人家会功夫。”

顿时,四个人都大笑起来。

郭兰不服气,道:“会功夫怎么了?难道你们也会吗?”

那人“嘿嘿”一笑:“美女,不才恰好也会点散手,想和你男朋友切磋切磋,不知他敢不敢。”

另外三个也跟着起哄,道:“小子,有没有胆量比划比划?你要是输了,离这位美女远点。”

张均依然站着桩,淡淡问:“如果我赢了呢?”

“呦?挺有信心呐。”那人笑着说,表情浑不在意。

张均道:“我要是赢了,你们每人学一千块狗叫,声音要大,还要一边叫一边围着广场跑。”

四人一听脸色就难看起来,一人怒道:“小子,你找抽呢?”

郭兰柳眉倒竖:“说谁呢?我看你才找抽!”

她可是在平原大学长大的,一个电话就能招来大批学弟学妹,加上性子也泼,自然不怕事。

张均冷冷道:“如果你们怕输,立马滚蛋,别杵这碍眼。”

那人脸上终于严肃了几分,道:“好,我答应这个条件。”说着,一步走到张均对面,目光紧盯。

张均的混元桩微微变化,里面就藏住了太极鞭的架子。

对方肩膀一动,晃身欺近,一个鞭腿就踢过来。

在张均眼中,这人的动作简直像蜗牛一样慢。他身子往后一仰,轻松避过,然后上前甩臂抽打过去。他的上臂就像鞭柄,前臂就像鞭梢,甩出去发出“啪”得一声脆响。

声响一出,连张均都很意外,他知道这一式太极鞭,打出了明劲的气象。那么一声响,在明劲中唤作“爆炸劲”。打出种劲,根部松,中节沉,梢部紧,久而久之,便能打出这等爆炸劲,犹如急鞭打空气。

对方一听音就知道不妙,连忙往前闪身。可惜已经晚了,张均一拳敲在对方背上,这人闷哼一声,像稻草人一样飞起三四米。

击出一下,张均就收脚站立,道:“要是生死擂,你已经死了。”

那人感觉后背一阵发闷,醉酒似的摇晃了几下才站稳。他脸色变幻不定,盯着张均道:“没想到你是位高手。”说完转身要走。

“慢着。”张均声音很冷,“一千声狗叫,少一声,我打落你一颗牙齿。牙齿打光了,我就开始折手指。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