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自取灭亡

就算张均没当过兵,也知道一旦潜伏下来,就必须保持安静,所以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蚊子围绕自己飞来飞去,直到第一只蚊子叮在他身上。

他穿的紧身衣弹性很好,料子也很薄,便抵挡不住大蚊子的入侵,小腿上很快就被咬了几口。他侧脸看了看其他人,发现他们都一动不动。当蚊子叮咬之时,他们被叮咬的部位就会微微震动,蚊子就被震得昏死过去。

看到这一幕,张均直翻白眼,不愧是一群暗劲、化劲的猛人,功夫练到家了。功夫到了化境,就能做到‘一羽不可加身,蚊蝇不能落’的境界。

不过他也受到启发,也尝试用这处办法打死蚊子,于是内视己身,调动气血。他早就能搬运气血了,又有高人指点和陪练,对气血的把握非常到位精准。

练了十几分钟,他渐渐就找到窍门,心思一动,身上某部位的肌肉血气就跳动起来。先是他的耳朵,慢慢前后扇动,不一会儿就能紧紧贴在脸上,就像猪的耳朵一般。

接着脸上的肌肉可以局部迅速猛烈抖动,产生较强的力道。当一只蚊子不知死活地落在他的脸上,他便脸皮一震,那只蚊子直接被打飞,远远抛落水中。

就这样,他不断运劲打蚊子,渐渐就觉得周身的力量一下子就“通”了。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就像他小时候学自行车,一开始怎么也学不会。可当他真正一个人骑上一段路,就会发现原来如此。

此时的张均就是这样,他一下子就找到了窍门,能把周身的力量都调动起来,用行话来说,就是把劲练透了,练通了。

“扑扑扑!”

蚊子被不断震飞,没有一只能够叮上他一口。也是这些蚊子倒霉,偏偏遇到这样一群狠人,全部自取灭亡。

张均练到后来,感觉自己马上就能触及某个神秘领域,可在这个时候,前方传来异响。瞬间,所有人都劲满全身,死死盯着前方。

星光之下,他们看到两艘小船急行而来,每一艘小船之上,都有五六个人,他们全是体格高大的白人,一边行进一边密切地注意着河两岸的动静,目光若鹰若隼。

张均也把精神高度集中起来,劲满全身,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。

船越来越劲,当经过众人埋伏的位置,方凌天突然一拉机关。一条钢索从水底弹起,瞬间就拦下了船头。后面的小船撞在前面的船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

船上之人处惊不变,第一时间往水里跳。两侧的草丛中也响起密集的枪声,七支微冲同时开火,瞬间就打伤五六人,剩下的也落入水中。

“动手!”

方凌天一声令下,众人一齐跃入水中,对敌人展开猎杀。

张均的水性不太好,所以他像大猴子一样跃起,然后直接踩在水中一人的脑袋上。他这一踩力量大得出奇,借下坠之势瞬间暴发。

“咔嚓!”

一白人的脑袋被一下踩爆,浮尸河中。他的身体也借力腾空,然后向第二人落去。星光下,他的视力丝毫不受影响,看得分明,下脚极准。

当他准备二次落脚之际,下方之人却突然暴起,身子从水里上冲,一只匕首直刺张均下身。

生死关头,张均一声轻喝,脚上居然施展出缠丝劲,一闪一缠,就把对方的攻击化解。然后弓身坠肘,手肘像炮弹一样轰在对方脑壳之上,直接爆头。

张均由于直接飞空击杀,所以速度最快,当他杀死两人,其余的七人才与敌人遭遇。

不愧是暗劲、化劲的猛人,他们一上来就如摧枯拉朽般,十几秒钟就将敌人陆续斩杀,没一个逃走。

张均这时也已落水,他专挑那些受重伤的白人下手,上去就是一指,直接点破对方腰眼,或者插瞎对方双眼,让其完全丧失战斗力。

半分钟后,B小队全体上岸,河里则是十一具白人尸体,顺着河水往下流冲去。

方凌天笑着拍拍张均肩膀,道:“做得不错!”

话落,远处突然传来“突突”的声音,两道刺眼的白光从远处照射过来。

方凌天脸色一变,骂道:“他妈的,是直升机!快隐蔽!”

众人立即分别钻入草丛,并盖上伪装。这时两道超亮的探照灯打到河上,映照着十几具河流的尸体。

几秒钟后,两架直升机开始往下倾泄弹雨。直升机上的机枪都是大口径,威力绝大,一枪就能把人拦腰截断。

张均感觉附近的地面“扑扑”震动,是子弹钻入沙土的声音。正在此时,他感觉右腰微微一紧,下意识往左侧滚动。

“扑!”

他刚离开,一发子弹就打在他刚栖身的位置。而他也因此暴露了方位,一道刺眼的探照灯照光落在他身上。

方凌天等人有心无力,一旦在直升机下暴露,子弹狂扫下化劲高手也只有死路一条,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。

探照灯一照,张均周身的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,同时就施展出乘龙步,人化龙形,瞬间冲出二十多米,速度奇快。

一架直升机立即紧追过去,上面的机枪二度开始扫射,要把张均击毙。而另一架直升机,则在原地盘旋,漫无目的地向地面扫射。

张均心跳加快,精神高度集中,他感觉从未像今天跑得这样快过,瞬间就冲出几十米。可惜,人再快,也快不过直升机,探照灯数度将他锁定,子弹擦身而过。

每当危险时刻,他身上的某个部位就会微微发麻,这迫使他立即闪避,险之又险地避过一发发子弹。子弹钻进沙地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若不是这种奇妙的感应,他早就已经中弹身亡了。

张均就这样急跑了十几分钟,头顶上热气腾腾,周身筋骨齐鸣,狂暴的气血撑得他皮肤似要裂开。他的心脏超负荷运转,每一次跳动就像擂动战鼓般,发出“咚咚”巨响。

他感觉自己没办法再跑了,再跑下去一定会死掉。同时他也认为一定跑不过直升机,心中于是有几分泄气,速度稍慢。

就在这时,他后脑上一麻,危险逼近。他狂吼一声,身子突然像左方一侧,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钻过去,拉出一溜血线。

“我不能认输!”他心中大吼,强行又将速度提升一截,一下子蹿了出去。

这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热烈的身体之中一阵清凉,筋骨齐鸣的现象消失了,气血也平缓了许多。同时,周身毛孔闭合,心跳开始变慢,那种脱力感也消失了。

“是暗劲!”他心中大喜。此刻仿佛被人打了兴奋剂般,身心十分舒服。周身气血运转,通达无比。

他的速度一下子就提高了一截,突然就横着冲过去,避开了探照灯打下的光区。

直升机上的灯光连忙追踪,四下搜寻,却再也没能找到张均。它只能胡乱地朝下方狂扫子弹,十分钟后无奈地离去。

张均此时整个把自己埋入沙中,一动不动,待直升机走远,这才慢慢探出头来,长长松了口气。

这口气一出来,他才感觉浑身脱力,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。

过了几分钟,身上的通讯器响了,里面传来方凌天的声音:“张均,张均!听到请回答!”

张均有气无力地道:“叫什么叫,老子没死!”说完,他“哈哈”地笑起来,惹来方凌天的一阵破口大骂。

一个小时后,方凌天等人找到了张均,他们都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盯着他。张均已经恢复了两三分气力,他打量了众人几眼,问:“没人受伤?”

“这话该我们问你,你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叶开瞪着眼问。

张均耸耸肩,道:“一不小心突破到了暗劲层次,然后钻进了沙子里。”

众人一阵无语,这样轻松就突破暗劲了?

叶开毫不掩饰脸上的羡慕和妒嫉,道:“找谁说理去!咱们当年可没这么容易,都是在经历了无数的生死考验后才突破。”

古岩没理叶开,他看着张均,问:“你跳起来,是不是预感到有子弹将要击中你?”

他这么一问,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张均,等待他的回答。

张均想了想,当时确实有这么回事。每当子弹将要击中他的时候,他就会提前有种预感,即将中弹的部位会一阵麻木,表面的汗毛直立。

“应该是吧。”他也不太确定,反问,“你们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?”

众人的表情非常古怪,玫瑰叹息一声,道:“历史上许多武学宗师,年轻的时候大多拥有这种感应死亡的能力,因此才能处处逢凶化吉,最终成长为一代宗师。”

张均这下明白了,眼前的这七个人都没有他的这种预知能力,难怪他们将自己当怪和的,此时唯有苦笑。

当晚,一行八人返回营地。回去的路上他才知道,方凌天他们七个人也差一点挂掉,多亏中方雷达发现敌机后,派出两架直升机前来增援。

张均这才明白,追杀自己的那架直升机十有八九也是因此离开的,否则他真有可能凶多吉少。

回到营地,众人各自休息。

张均进入一个单独的帐篷,盘坐下来,全力感受自己今日的收获。

暗劲是什么?华布衣曾说暗劲就是高明的运劲法门,加上强悍的潜能爆发。今日他终于体会到这两句话的含义了。

真升机的追杀逼迫他暴发出至强潜力,精神也前所未有的集中,最终迈入暗劲这一更高领域。

此刻,他内视己身,就感觉周身气血之中仿佛隐藏一条血龙。他一念之间,血龙便会暴发,带动全身的气血也暴发出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力量!

潜力暴发之际,体内还会有一股劲力激荡,使得他一举一动,一招一式,都非常奇妙的效果。他现在的拳法,才开始有了内家拳的威力,比如能一拳能有隔山打牛的效果。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