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涉险营救

“怎么样?你女朋友的叫声是不是很动听?一会她的叫声会更好听,你想不想继续听?”说着,他继续放声大笑。

张均就像一只灰色的大鸟般跃过工厂栏杆,然后化作一道灰影,迅速地接近厂房。他确定沈蓉就在这个地方,而且距离不算太远。

当他临近厂房前,便突然挂断电话,并把电池抠出来。

与此同时,一间厂房内,阮明和另外两个黑瘦精壮的青年人正在吃东西。他们身旁,沈蓉被绑在椅子上,她眼角含泪,神色惶恐。

阮明一边啃着鸡腿,一边和张均通电话。电话是特制的,它能遥控远处的另一部电话与某个号码通话,所以不必担心因此暴露方位。

他正说得起劲,张均突然挂断电话,这让他很不爽,重重把电话放到桌上。边上一名黑瘦青年用泰语道:“老大,这女人长得很漂亮,干脆先弄一弄,让弟兄们爽爽。”

阮明一瞪眼,道:“要弄,也得当着那个张均的面弄,我要让他生不如死,那样才爽。”

沈蓉听不懂泰语,却从对方交谈的神态中看出淫邪之意,她心中一凉,又流下泪来。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她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人竟是张均,幻想着他能够从天而降,将她解救。

张均准确地找到了几人藏身的厂房,并通过透视将内部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。看到沈蓉暂时无事,他没有立即动手,而是悄悄退开,然后电话联系秦火。

“秦队,沈蓉我已经找到。匪徒共有三人,藏身一座废弃工厂。”

秦火又惊又喜,道:“好!你看好他们,我立刻赶到!”

张均道:“秦队,如果他们做出对沈蓉不利的事,我会第一时间出手。”

秦火毫不犹豫:“那是当然,一定不能让沈蓉有事!”

张均于是向秦火介绍工厂的情况:“这间厂房封闭性很好,只有一个坚固的铁门通行,想要冲进去很难。不过它的墙壁较薄,只有三十公分,我建议用定向炸药强行突破,然后在第一时间击毙匪徒。”

秦火点头:“好,我会考虑,你也小心,我们会在半小时内赶到!”

挂断电话,张均重返厂房附近,继续观察阮明等人。

接下来,阮明又屡次拨打张均电话,都提示关机,这让他非常恼火,突然就抬头盯着一旁的沈蓉,眼中闪过一丝寒光。他对另外两人道:“那小子不识抬举,那我就把过程拍下来寄给他!”

另外两个青年立即兴奋起来,一人道:“老大,我来拍摄!”说着,他从包裹里拿出一台数码相机,并把它调试完成。

阮明一声阴笑,先把外套脱下,然后冷笑着朝沈蓉逼近。此时沈蓉的眼中反而没有了畏惧,而是流露出一种绝然之色,她决定一旦受辱,就咬舌自尽,绝不让人糟蹋自己清白的身体。

在外密切观察的张均立知不妙,瞬间就冲到厂房的铁门处,然后一脚把门踹开。

巨大的声响惊得阮明几人纷纷变色,第一时间掏出手枪,对准了门口。

由于几人的位置距离门口太远,而且打开大门需要时间,所以张均放弃了突袭的打算,而是举起双手,大步走了进来,道:“阮明,你不是找我,我来了!”

阮明一脸吃惊,眯着眼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张均淡淡道:“你不要忘了,这里是中国,不是泰国,找到你并非难事。”

“除你之外,还有什么人?”阮明问,眼神很危险。

“当然不止我一人,其他人已经把工厂包围,你最好不要反抗,乖乖缴械投降。”张均镇定地道,“这样还能保住一条命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阮明大怒,用枪指着张均:“小子,我现在就能杀死你!”

张均笑了,一边笑一边朝前走,道:“杀死我,你也活不成,不信你就试试。”

阮明顿时紧张,大吼道:“给我停下!”

张均停下步子,道:“阮明,你就是一头蠢猪,明明逃出监狱,却还来招惹我,你完全就是老寿星上吊活腻歪了。”

阮明冷笑:“你以为今天吃定我了?我既然敢联系警方,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”说着,他突然走到沈蓉面前,左手揪起她的头发,同时用枪口指住她。

张均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冷冷道:“你以为这样做就是报复我?”

沈蓉此刻目光明亮,恐惧之色也一扫而光。张均闯入的那一刻,她感觉全世界所有的光明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。此时此刻,他就是世界的中心,她心中的唯一。

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因为有个男人愿为她甘冒奇险。

阮明大叫道:“跪下!然后切掉你的左手!否则老子先崩了她!”

张均神色不变,淡淡道:“对付女人算什么好汉,你们泰国男人都这么没出息吗?你要有种,咱们一对一打一场!”

阮明冷笑:“一对一?我手中有枪,为什么要和你一对一?少废话,切下你的左手!”

这时,他身后一名黑瘦青年突然道:“老大,这小子狂得很,不如我跟他过两招?”

阮明看了黑瘦青年一眼。青年名叫阮央,是他大哥身边的一个小弟,战力还在他之上。他想起上次和张均对阵时的情景,两者之间的差距很小,只不过由于当时天太黑,他才吃了一个大亏,被对方打倒。

想起往事,他忽然觉得要能在拳脚上教训张均一顿,绝对是件赏心悦目的事。于是他大声道:“阮央,阮雄,你们一起上,给我狠狠地打!”

另一个青年人叫阮雄,战力与阮央旗鼓相当,他顿时怪笑一声,和阮央左右朝张均包围过去。

张均皱眉道:“二打一不算英雄好汉。”

阮明大笑,道:“小子,战胜敌人就是英雄好汉,给我上!”

顿时,阮雄和阮央像恶狼般扑上来,动作迅猛,力量惊人。张均佛眼透视之下,就看出两人都是明劲巅峰的层次,还没能练出暗劲,根本不是自己对手。

他身形一晃,就躲开了阮央,然后双臂格挡阮雄的肘击。

“崩!”

巨大的力量逼得他退出很远,脸上露出痛苦的样子。对方那一肘力量奇大,震得他手臂剧痛,仿佛骨头裂开了一般。

阮雄得势不饶人,猛然跃起,以膝猛击。张均脚步游动,一下子闪到了两人后面。

阮雄和阮央打的都是泰拳,刚猛霸烈,膝肘并用,步法扎实怪异,竟让张均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十招之后,他已经中了三拳两肘,被打得口鼻喷血,眼角都崩开了。

沈蓉看到这一幕,又是担心又是害怕,她流着泪道:“张均,你别管我,你快逃!”

可是张均仿佛没听见,依然艰难地与两人缠斗,身上伤越来越多,整张脸上都糊满了血,看上去非常骇人。

而他每被击中一下,他都会后退很远,渐渐就逼近了阮明的方位。而阮明看到张均的功夫也不过如此,顿时手痒,突然冲过去,一拳打向张均后脑。

此时被三人夹击,张均眼里却闪过一道寒光。这一刻,它的速度突然快了数倍,一晃就到了阮明身后,一式太极斧猛烈击打,正中他的颈椎。

“咔嚓!”

阮明脸色苍白,整个人委顿在地。颈椎被打断,他的身体就丧失了行动能力,再也构不成威胁了。这一刻,他眼中闪过惊恐,对方怎么这样厉害了?

上回他在山上与张均打斗的时候,还只是半斤八两,此刻却连对方一招也接不下,一个人的功夫怎么进步如此之快?

他后悔和震惊的时候,张均又一步冲到阮雄对面,同样一式太极斧狂劈下去,霸道绝伦。阮雄大吼一声,双肘迎击,狠狠撞在一起。

“崩!”

好像巨弓弦断,阮雄坚硬的臂骨被一下斩断。他的身体像被狂风卷起稻草,远远抛开。

另一边的阮央吓了一跳,眨眼功夫阮明和阮雄都倒下了,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于是怒吼一声,挥拳猛击。

张均动也不动,笔直地一拳轰过去。暗劲和明劲层次的差别就出来了,他一股内劲暴发出去,瞬间就将对方的力量打散,然后摧枯拉朽般将内劲轰入对方身体。

阮央的下场比阮雄更惨,整只手臂内的骨头都炸开了,骨刺穿出肌肤,看上去血淋淋的。

连败三人,张均迅速上前脚补了几脚,让阮央和阮雄都晕死过去。此刻,他才算松了口气,转身对沈蓉咧嘴一笑。

沈蓉喜不自禁,道:“你这个混蛋,害我都担心死了!”

原来,张均刚才故意示敌以弱,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,好一举败敌,避免沈蓉受到伤害。他一开始连连败退,趁机接近阮明。

而阮明又偏偏技痒,居然从背后攻击他。这就给了他反击的机会,一举就把三人打倒。

张均为沈蓉解开绳子,这女人立即就扑进他怀里,放声大哭起来,双手用力抱着张均的腰,抱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“好了好了,你现在安全了。”张均轻轻拍打她后背,安慰道。

好半晌,沈蓉才平静下来,抬头问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张均笑道:“别忘了,我也是刑警。”然后拉着沈蓉走到阮明身旁,对瘫软在地的他道,“阮明,不好意思,你下半辈子要继续在监狱度过。”

阮明大吼一声,道:“你这该死的家伙,我哥哥不会放过你!”

张均“呵呵”一笑:“好啊,我会把他也送进监狱。”

阮明咒骂了一阵,突然道:“张均,你今天要是放开我,我可以给你钱!我在京都藏了一大笔钱,足够你逍遥快活一辈子!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