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鹰

这只鸟爪利喙锐,本该极为雄俊,只是它双眼无神,白色的爪子缩成一团,羽毛也失去了光泽。

有人说:“这该是一头鹰吧?只只可惜病得不轻,看样子救不活了。”

卖鸟的人随意地把鸟提拎起来,大声嚷嚷道:“你们看看,多好的鹰,是一个乡下小子在东北老山林子里发现的,二百块钱卖给了我。谁成想,这鹰得了病,我就只能忍痛割爱,一百块就出手。诸位有想要的,赶紧啊,不然没机会了。”

众人只是评头论足,却没一个愿意买。因为连卖鸟的人都知道,这鸟病得太厉害,就算是人恐怕也活不成了。

眼见人群散去,卖鸟人摇摇头,准备将那只“鹰”收起来。张均几步走上去,细细观察了一阵,发现这只鸟的体内,居然有一颗子弹头。

它身上的伤口已经长死了,子弹头却被包在体内。它距离心脏的位置很近,若此鹰用力飞翔,子弹头就会挤压心脏,影响它的飞行。

另外,它应该还得了肺病,肺部情况非常糟糕,这是让它病恹恹的主要原因。

张均从它的眼中,看到一只鹰该有的傲意,以及面对现在处境的无奈。他心中一动,对卖鸟人道:“一百块,我买了,回家炖土豆吃。”

卖鸟人差点一头栽倒,对张均道:“我说哥们,有你的,好,给我了。”

就这样,张均抱着一只半死不活的“鹰”离开了花鸟市场。回来途中,恰好要经过老骗子的算命摊子,于是就过去看看。

到了东大门前,张均就看到老骗子正拉住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说得唾沫横飞,而那大学生脸色越来越难看,到后来脸上简直就是一片绝望。

张均好奇,就悄悄走近了,听他到底怎么批命。只见老骗子一脸悲天悯人的神色,感慨道:“我刚才说了,你命途多舛,一生厄运连连,幼年丧父,少年丧母,青年丧妻,中年丧子,老年丧命。做什么都一事无成,你买黄金黄金大跌,你进楼市楼市调控,就算你嫖小姐警察扫黄。”

“总而言之,言而总之,你这一生注定失败,因为你是传说中千年一见的‘贱命’。”老骗子说到这里,看到那大学生双眼里充满绝望,便将话题一转,说,“不过,你命中有贵人相助,你若伴他左右,定能飞黄腾达,平步青云。纵横花丛,笑傲商场。”

大学生双眼冒光,差点就跪下,急切地问:“老神仙,谁是我的贵人。”

老骗子轻捋鼠须,摇头晃脸地说:“那人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你往后看。”

大学生连忙扭就,看就到一脸古怪,怀里抱着一只病鹰的张均。他一脸激动之色,伸出双手和张均握手,道:“贵人,请您救我!”

张均连忙闪到一旁,瞪着老骗子道:“老道你搞什么鬼?”

老道士朝他眨眨眼,嘴里一本正经地道:“这人天生贱命,只有你这个贵人可以改变他的命运,我看他可怜,于是指点迷津。”

张均当然不信他的鬼话,仔细观察了少年片刻,并没看出什么异样。他想了想,说:“老道,你别给我找麻烦。”

老道没听他说话,一双眼睛盯住了他怀里的那只病鹰。他双眼放光地道:“好呀,你哪里找来的海东青?这玩意稀罕,老夫这辈子也就见过三五回。”

张均一愣,海东青?怀里的鹰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海东青?吃惊之下,他问:“老道,你没看错?这可是我一百块钱买下的,怎么可能是海东青?”

“没有错,它不仅是海东青,还是里面的极品玉爪海东青。这东西要是在清代,能帮你捐一个九品的知县当当。”老骗非常笃定地说。

张均“呵呵”一笑:“看来我运气不错。”

“不错个屁!”老骗子一脸鄙夷,“你没见这只海东青要死了吗?最多再活俩儿小时。”

张均不以为意,道:“我自有办法救活他。”说着转身要走。

那大学生却着了魔似的,连忙追上来,道:“贵人,贵人请留步。”

张均顿步转身,皱眉道:“这位同学,我不是什么贵人,你不要再跟着我。”

大学生缩了缩脖子,眼神中尽是哀求之意。

张均细一看,这大学生长得实在不招人待见,典型的穷挫撸,黑矮胖。他走路的时候,身子摆得像鸭子一样。不,鸭子走路绝对比他优雅。

两人对视了片刻,张均不耐烦地道:“你走不走?”

大学生“扑通”一声就跪了下来:“贵人,您救救我吧。我很小的时候爹就死了,中学时娘也死了。我努力学习,可是成绩一直不好,总算考了一个三流大学,那座大学又倒毙了,连毕业证都没拿到。我心里不服气,于是又复读两年考进东大,谁知道自己脑袋真笨,别人一听就懂的东西,我看十遍也没用。”

张均顿生怜悯之心,心说好可怜的娃,居然全被老骗子说中了。他想了想,问:“那你有没有一技之长?”

大学生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张均一阵无奈,又问:“那会唱歌吧?会跳舞吧?”

对方还是摇头,张均彻底无语了,说:“那你到底会什么?”

“会幻想。”大学生弱弱地说,“我的脑子里每天都冒出很多奇思妙想。”

如果换作其他的人,恐怕转身就走了,将这个大学生当成一个幻想狂。张均没有,他笑道:“那你都幻想些什么?”

大学生道:“最近三年时间,我最主要在想一件事。”

张均愣了愣,用三年时间想一件事?好嘛,果真是奇才!他耐住性子问:“你这三年,在想什么事?”

大学生顿时来了精神,就像初次登台的演讲者遇到了喜欢自己演讲风格听众,他立刻滔滔不绝起来。

原来,这个大学生叫曹包,同学们都叫他“草包”。这个人一没身高,二没长相,三没口才,四没智商,五没背景,六没能力,甚至连力气也很小。

就是这样一个人,脑袋里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。他所谓的最近三年的想法,就是想建立一个所谓的“天网”,取意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”。

在他的幻想中,天网是一个大家分享信息的平台。这些信息主要对消费者提供导向性意见。比如服装店,哪家店有折扣,哪家店价格低,质量好等等,都能在天网上查询的显示。

天网要有三大宗旨,第一宗旨是不干扰,完全依赖消费者的观点对店铺等进行评级。第二宗旨公益性,天网的目的是让百姓住更好的更便宜的酒店,买更好更便宜的衣服,接受更具水准更有时效的医疗,等等。第三宗旨是整合性。即天网平台将与世界各大终端平台进行合作,比如地图类网站、旅游类网站、导购类网站等等。

还有一些终端,比如手机、掌上电脑、平板电脑等等,都可以搭载这一终端。它最终的目标,就是要建立一个消费信息发布、整合的网络。

当然了,想要搭建这样一个平台,需要消耗大量的资金。因为按照曹包的想法,前期为了提高消费者的能动性,他们每发布一个真实信息,就可以获得一毛钱奖励。

张均听完他的想法之后,愣了好久才问:“你觉得你的想法可行吗?会不会有公司采用你的方法?”

曹包低下头:“当然不可靠,因为没有哪个企业愿意无休止地往里面砸钱而不在乎盈利。”

张均摸了摸下巴,又问:“那你感觉,想要搭建这样一个平台,前期需要多少投入?”

曹包的头更低了,弱弱地道:“怎么也得一二百亿吧,而且还不一定有效果。毕竟类似的平台很多网站都在做。我的想法,最好能够收购一批大型网站,这样做起来更快。”

张均点点头,道:“你回去写一个详细的计划出来,一个月后去天行投资公司,会有专人审议你的计划。”

曹包一脸迷糊:“写计划书?贵人,为什么要写计划书?天行投资公司又是什么地方?”

张均一阵头大,他只好耐心地解释道:“我觉得你的计划非常有投资前景,所以决定投资你所说的‘天网’。你回去之后把想法以局面形式写下来,交到天行投资公司总部,让专业人员进行评估,懂了?”

曹包一脸震惊,道:“贵人,您没开玩笑吧?”

张均有种上去抽人的冲动,板着脸道:“你觉得我像是和你开玩笑吗?”

曹包浑身一个激灵,兴奋地道:“贵人请放心,我……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!”

张均这才满意地点点头:“行了,你去吧。”

激动的曹包离开之后,张均又走到算命摊前,无奈地道:“老道,是不是我没给你拉过生意,你故意找人过来整我?”

刚说完,一只大黑狗从远处跑过来,看到张均狗尾巴欢快地摇动起来,谄媚地过来讨好。张均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牛肉干,撕开包装丢给小黑。

小黑已经长成了大狗,似乎已经把暗劲练到了更多的地方。张均难以想像,这样一条狗要是发起狠来,会是怎样个情景?

小黑吞下牛肉干,突然狗眼一瞪,死死盯着张均身后。张均心中微惊,猛然回身,就看见人丛中有两道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。

当他再次观察的时候,两道目光却突然间消失,再无痕迹可寻。他微微皱眉,潜意识中预感到一缕危机。

老骗子此时“咦”了一声,道:“小子,我看你印堂发黑,双目无神,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。”

张均一翻白眼,问:“那我该怎么破解呢?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