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前往缅甸

曹包一脸激动之色,但激动过后,他又咬着牙,低着头,弱弱地道:“可是,我想自己来做。”

张均脸色一冷,问:“曹包,你一没资金,二没团队,三没经验,你唯一有的就是点子。给你一个职位,已经是你人生的最佳选择。”

曹包的头更低了,依旧弱弱地道:“老,老板,我还是想自己做,这个点子,我想了五年,还有许多细节没告诉你。”

张均目光一闪,他感觉自己低估了这个看似很衰的家伙,想了想,道:“好,你把细节写成材料交上来,同时我们都重新考虑一下彼此的想法。”

曹包走后,张均问:“小仙,你觉得呢?”

葛小仙淡淡一笑:“抛开专业看法,只从面相角度看,这个人命格极弱,三十岁之前一塌糊涂。而且他要是过不去三十岁这一关,会衰一辈子。”

张均笑了,道:“他今年刚好三十岁。”

成立天网的事,张均就交给葛小仙全权处理,他当天下午搭乘林家的私人飞机,与林娴、林辉以及一干随从飞往缅甸。

飞机上,林辉眉头紧锁。张均问及缘由,才知林家的改革出现了困难,一大批家族成员闹起了内讧,还有人想要分财产单飞。

面对这复杂混乱的局面,连林振邦也疲于应付,差一点就气病。

张均问:“林叔,现在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人?他们为什么拒绝改革?”

林辉道:“现在最难过的两关是大伯那支和三叔那一支。大伯一支和三叔一支分别掌控着林家百分之十六,百分之十一的股份。他们要是不愿意,改革执行起来几乎没有可能。”

“至于原因,自然是他们不想丧失管理权力。这些人在管理层干了一辈子,当然不想离开。”林辉道。

张均想了想,说:“据我所知,林氏珠宝早在三年前就在香港上市,发行22亿股,获利上百亿。而且,现在的市值已经升到了每股十三元多。”

林辉点头:“是啊,这算是我对家族做出的最大贡献,要不是那上百亿元,林家这三年可能已经没落。”

张均笑了,道:“22亿股,占总股本的百分之四十。”

林辉似乎想起什么,他猛然看向张均,道:“上次你拿下绿石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难道想故计重施?”

张均点头:“但首先要获得你和林爷爷的同意,因为这么做毕竟对林家有损。”

林辉沉默下来。他知道张均要是成功了,林家将丧失大量利益,可改革艰难的现状也会得一缓解。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。

许久,他苦笑一声,道:“这件事情,还是要和老爷子商量商量。”

张均耸耸肩,道:“长痛不如短痛,林家在珠宝行业很有优势,要是改革得当,以后的发展一定非常顺利。”

太阳落山的时候,飞机恰好在缅甸某机场降落。一下飞机,张均就看到机场四周站满了荷枪实弹的缅甸士兵,身上全有一种凶蛮之气。

走下弦梯,就有一名五十多岁的白人老者,头戴一顶遮阳帽,穿着牛仔裤。他身后跟着五名青年男女走了过来。他脸上带着笑意,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张均。

张均与白人老者对视一眼,淡淡道:“你是那只手?”

那只手,自然就是上帝之手。当初二人在神灵平台上遇到,对方愿出价二百亿美元,请求张均治疗他的疾病。

“你是那个医生?”白人老者问。

张均点头:“上次你没能来。”

“我正好与一个死对头在股市遭遇,狠狠斗了一场,所以错过了来中国的机会,抱歉。为了表达歉意,我这次特意前来缅甸与你会面。”白人老者弯腰一礼。

林辉好奇地打量着白人老者,他感觉对方身上有一股横扫千军,驾驭天下的气度,这种气度强大到连一国总统也未必能有。

“无妨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我叫张均,你可以叫我小张。”张均淡淡道。

“约翰尼德普,你可以称我老德普。”然后又补充道,“小张你的英语不地道。”

张均笑了:“老德普的中文更差劲。”

二人相视一笑,互相扶着肩膀往前走。远处的一名缅甸将军看到这一幕,神色震惊,因为他知道约翰尼的背景,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看上眼的人并不多。

这名缅甸将军连忙迎过去,一脸谄媚地对老德普道:“尊敬的德普先生,这位是您的朋友吗?”

老德普脸色一正,道:“这位是张均先生,我最重要的朋友,昆桑将军,希望你能像对待我一样对待这位贵客。”

昆桑将军身子一挺,道:“德普先生放心!以后张先生就是我缅方的尊贵客人!”

老德普满意地点点头,道:“我的朋友这次过来,是为了参加缅甸公盘。昆桑将军,你是这次公盘的负责人,还请多多照顾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昆桑连忙道,“我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!”

说着,他叫来两辆军车,将张均等人拉到附近最好的一家旅馆。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公盘开始的日子,附近的旅馆往往在数月前就被预订一空,没有门路的人根本找不到住处。

不过有昆桑将军打招呼,张均和老德普直接住进了最好旅馆里最好的房间。

这是一家四星级宾馆,价格贵得离谱,套房住一晚需要上万欧元。当然,老德普不会在意价格的高低。

和林辉说了几句,张均便进入老德普的房间。

老德普见张均进来,神色居然有几分紧张,他问:“小张,你看我的病能不能治?我看了欧美最好的医生,他们都没有办法,希望你别让我失望。”

张均走近了,温和地说:“老德普,别紧张,让我帮你检查一下。”说着,他凝视看向对方。

佛眼看破万事万物,透视之下,就见老德普的身体之内有三道虚影生命在一起。如果给个通俗的说法,这三道虚影就是老德普的三个灵魂。

当然,世上到底有没有灵魂,张均自己也不清楚,他只是能看到一些东西而已。

这三道虚影,一个是白色的,一个是黑色的,还有一个是灰色的。看了片刻,他判断出灰色的人是上帝之手,白色的人应该就是那个警察德普,而黑色的则是杀人狂德普。三道虚影代表了三重人格。

张均看过之后,道:“老德普,你拥有三重人格,它们保持彼此独立,不会互相影响。而且目前看来,杀人狂人已经要渐渐取代上帝之手的地位。”

老德普面露恐惧之色,道:“你能看出来?不错,就在前天,我杀死了我最亲爱的彼得。”

张均一愣: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
“他是我儿子,一只德国牧羊犬。”老德普非常哀伤。

张均叹息一声,他还以为是人呢,说:“你不用伤心,我会治好你的病,让你恢复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老德普脸色严肃地问:“张,你要怎样治疗?听说你们中国的针炙很厉害,你是不是要这样治疗我呢?”

张均摆手:“不是

针炙,是另一种办法。”说完,他脸色一板,“老德普,你现在是病人,我是医生。所以接下来你必须完全服从我的命令,哪怕我让你脱掉裤子露出你的黑菊花。”

老德普被逗乐了,紧张的情绪稍稍缓解,道:“张,快闭上你那张缺德的嘴,我听你的就是。”

张均笑道:“下面,你合上眼,不要抗拒,更不要说话,就像将睡未睡的状态。”

他嘴里这么说,其实心中也没谱。他从没治过精神分裂的病人,也不知道怎么治,现在只能慢慢摸索着做。

老德普乖乖闭上眼,非常安静。

透视之下,张均就看到老德普体内的那个黑色虚影渐渐变得明亮起来,它渐渐有种要把灰色虚影和白色虚影排挤出去的迹象。

张均眉毛一扬,左眼死死盯住黑色虚影。霎时,虚空中遍布诵经之声,仿佛从宇宙八荒中传达过来,全部降临到黑色虚影上面。

黑色虚影立即躁动起来,老德普脸上的表情非常之痛苦。

张均吃了一惊,连忙将手掌按到他的额头上,喝道:“去!”

一缕金光打入老德普眉心,那缕金光化作一根金杵,有压塌万古的气势,狠狠砸中黑色虚影。张均耳中似乎听到一声惨呼,黑色虚影化作丝丝黑线消散。

老德普神色安详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

张均转而又凝视那白色虚影,不料那虚影自行就消散了。他愣了一愣,随即就明白过来。

“是了!两个衍生出的人格,一个是恶人,一个是善人,一个代表邪恶,一个代表正义。如今邪恶消失了,正义也没了存在下去的必要。”

想通此节,他微微一笑,对老德普道:“老德普,你现在可以睁开眼了,告诉我,你有什么感觉。”

老德普张开双眼,一双眸子中古井无波,他长长叹了口气,说:“张,我感觉自己睡了一个很长很长的觉,应该有一百年时间。张,你的治疗结束了吗?”

张均再次透视,再也看不到那白色虚影和黑色虚影,便回答说:“应该是恢复了,在缅甸期间,再好好观察。”

老德普一脸吃惊:“上帝!这这么短暂的一会功夫,你就治好了我的精神分裂症?张,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张均道:“这么讲吧,你的身体里除了灵魂之外,还住着一个魔鬼和一个天使。魔鬼被我斩杀了,天使没了战斗目标也随即消失了。”

“至于怎么斩杀的,这是一件很玄奇的事情,连我也没办法解释清楚。”他无奈地耸耸肩,“老德普,你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吧?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