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抗打击训练

手头的事情已基本上处理完,没处理的也都已交待清楚。到了第三天,一辆车子驶入张均所在的小区,他坐车离开。

车子东转西转,最后进入一座位于东海市郊的院落。把人送到后,车子就直接开走了。邪神推门而出,他一脸邪笑地对张均道:“小子,等你半天了。”

张均笑道:“教官,训练什么时候开始?”

“现在。”教官的笑容更邪恶了,“第一阶段的训练,由本教官贴身教授,会让你非常舒服。”

张均心头发毛,道:“怎么叫贴身教授?”

“说白了,就是我打你,你挨打,就这么简单。”邪神道,然后身形一晃,就到了张均对面。

他下几乎没经过大脑考虑,直接就摆出真武母拳的架子。可惜邪神实在太快了,张均明明可以看到他的攻击轨迹,可就是没办法闪避。

“呯!”

他胸口一痛,被一拳轰飞,身子重重地砸在石头墙壁上,撞得他眼冒金星,五内俱痛。

“咳咳……”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瞪着邪神道,“我说教官,你一个丹劲高手这么下做,也太欺负人了。”

“面对敌人的时候,没有欺负不欺负,只有杀敌或被杀!”邪神的表情此刻除了邪恶之外,还有一股浓郁的杀气。

张均定睛一看,顿时吃了一惊,就见邪神脑后有一圈乌黑如墨的光圈,内中仿佛有亿万冤魂在呐喊咆哮,让他心头剧烈震动。

“这个邪神,真正是杀人如麻的恶魔!难怪他的表情那样邪恶,邪恶的样子只不过是为了掩盖他那无孔不入的杀气罢了!”张均心中凛然。

“小子,这六天时间,我会用尽各种办法攻击你。你要是坚持不住,就只能被我打死!”邪神冷酷地道,“本教官用这种办法训练过一百四十三个人,结果四十六人死亡,四十四人死亡,三十七人半途退出,最终只有十六人通过训练。”

张均从地上站起,复又摆出真武母拳的架子,淡淡道:“废话真多,出手吧!”

“呯!”

又是迅速的一拳,张均依旧躲闪不及,被一拳崩飞,这一次他撞得更重,嘴角流下一道血线。

张均从没见过出手如此凶残,如此冷酷的人,而且对方是一位丹境高手。在对方手中,他就一团泥,别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。

“啪!”

张均半边脸贴在地上,邪神的脚底板踩着他的头,不断加大力量,冷冷道:“作为一名战士,就应该明白战斗的残酷,没有怜悯,没有犹豫,你要用最有效的方法杀死敌人!”

张均心生怒火,双手撑地要站起来。他的力量很大,却丝毫撼动不了邪神的一只脚。

“心有屈辱感?放下你的尊严,抛开一切没用的想法,你现在唯一能想就是怎样活下去,菜鸟!”邪神轻蔑地道,然后一脚将他踢开。

邪神教官不愧是丹境高手,对内劲的把握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随便踢一下,也能让张均痛不欲生,嚎叫好一阵子。

“不服?不服我就打服你!”邪神冷笑着,拳脚像狂风暴雨般落到张均身上。

此时此刻,他只能全力抵抗,身上各部位不断遭受强力打击。鼻骨碎了,牙齿掉了,满面是血。肋骨断了至少一半,四肢出现粉碎性骨折。

此时此刻,张均就像一条死狗似地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而时间,才仅仅过去三个小时而已。

“哼!废物!”邪神往他身上吐了口唾沫,然后回屋休息去了。

张均的脸几乎贴在了地面上,但他的双眼依旧清亮,眸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。那不是愤怒的火焰,而是不屈的斗志。

“邪神你这个孙子,等老子达到丹境,一定踢爆你的卵子!”他咬牙咒骂道,然后连忙运转佛眼金光,修复受损严重的身体。

邪神悠闲地坐在客厅里,拿出一本漫画书看得投入。在他看来,张均恐怕没办法度过这一关了,因为他已打断对方的多数骨头,没有几个月是养不好的。

用不了多久,就会有人把这个废物拉走。他邪神就算交差了,不用再劳心费力地去教导菜鸟。

在佛眼金光的作用下,张均受损的身体迅速地恢复着。大约三小时后,他身上的骨头已经全部愈合,恢复如实。

当他站起来身来,整个人居然比之前还精神了几分。原来这佛眼金光妙用无穷,每治疗他一次,都能给他的身体带来好处。

邪神突然丢下漫画书,眼中闪过一丝冷光。他走出客厅,就看到张均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小子,你没事?”他一脸惊讶,然后思索了片刻,就笑了,道,“原来你的异能,就是迅速修复身体是不是?好,非常好!这么说来,本教官就可以全力发挥了,让你领教一下世界上最精粹的打击!”

接下来,张均感觉用“生不如死”来形容目前的处境最贴切了。他身上的每个部位都遭受了邪神的非人打击,人数度休克过去。

他从来不知道,被打居然也可以这么疼痛,简直比受酷刑还要来得恐怖。

当天色暗下来,张均已经不成人形了,他像烂泥一样躺在地上。不过,他的眸子依然清亮,闪动之间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经过一整天的受罪,他也不是没有收获。在丹境高手的攻击下,那种无力感让他的心境分外空灵,许多之前想不透悟不通的拳理突然就明白过来。

“拳头不是越快越好,力量不是越大越好,反应不是越快越好,一切都要‘恰到好处’!”他喃喃自语,然后“哈哈”大笑,笑声让正吃方便面邪神皱起了眉头,眸射冷电。

“小子,你居然还有力气笑!”他站起身,邪笑着走向张均。

连张均都不清楚这六天是怎么度过的,他仿佛在无间炼狱里走了一遭。第六天结束的时候,邪神看他的眼神非常古怪,就像看一个怪物。

六天之中,他用尽了所有手段,但都没能让张均屈服,到后来甚至连打伤他都要花点心思。因为每过一天,张均的实战水平都有质的提升。

“当初十六名通过考核的人,其中只有一个人坚持了三天,剩下的人只坚持了一天。而你,却坚持了六天,依然安然无恙。”邪神教官道。

“因为我是异能人士。”张均笑道,“否则早就被你打死。”

邪神摇头:“我知道下手有多重,就算你有异能,也不可能坚持这么久,奇怪!”

张均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,便说:“教官,下一步的训练是什么?”

邪神眼睛一亮,道:“小子,你已经引起了本教官的兴趣,本教官想知道你到底能坚持多久。好久没有培养出一个高手的冲动了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“教官以前培养过高手?”张均好奇地问,“不知他是谁?”

邪神眸光一闪,道:“他叫唐天,丹境高手,国家叛徒,美国中情局非常行动组组长,S级人员。”

张均淡淡道:“我会杀死他。”

邪神看了他一眼,冷冷道:“连我也不能杀死他。”

“你不能,我能。”张均淡淡道,“因为我还能成长。”

邪神没说话,他深深看了张均一眼,良久方说:“休息一晚,明天开始潜能开发训练。”说完,他便回房间休息去了。

整个晚上,张均都在用佛眼金光调理身体。六天的折磨太惨无人道了,他如果不尽快恢复,恐怕就没有精力应付明天的什么潜能训练。

第二天一早,张均就被邪神叫醒。两人坐上一辆等在门外的车子,行驶了三个多小时后,进入东海远郊的一片山区。

山区中又行驶了两个多小时,才最终驶入一座山洞。这座山洞非常劳方,内部安装的照明装置,一直往内延伸。

山洞明显被建成了军事基地,里面挖了许多单独的石屋。张均被邪神带进一座非常广大的屋子,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设施。

他把张均带到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桶前,介绍道:“水桶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,只有丹劲高手级的爆发力能能将它击碎。”

没等张均明白过来,就感觉脖子一紧,整个人腾空而起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落入透明水桶里。同时上面的盖子“啪嗒”一声合上,彻底封死。

桶里全是水,张均整个人泡在水中,无法呼吸。他倒还镇定,双手撑在桶壁上,朝外面的邪神竖起中指。

教官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意,冷酷地道:“你要是能爆发出丹劲的力量,不可以打破桶壁。爆发不出,就只能溺水身亡,本教官绝对不会救你。”

说到这,他又补充道:“忘记告诉你,本教官亲自训练的时候,不用考虑学员生死。”

张均没工夫咒骂该死的邪神教官,他必须尽快想个办法离开水桶,否则必会被活活憋死。他尝试着双拳击打桶壁,却感觉打在了生铁块上,毫无效果。

十秒钟过去了,半分钟过去了,张均渐渐有了窒息的感觉,他嘴里不断吐出气泡,觉得身子越来越沉重。

“到底怎样才能爆发出丹境层次的力量?”他脑袋急转,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办法。

一分钟过去了,他的意识虽然清醒,可感官上却异常痛苦,极想大口呼气。但他却强行忍住了,因为一旦呛水,他的小命难保,今天必死无疑。

三分钟后,他的意识有些模糊了,整个人安静地悬浮水中,尽量减少氧气消耗。就连心跳也减少到了每分钟五至十次,皮肤开始转为苍白。

第五分钟,他终于无法坚持下去,双拳猛烈地轰击水桶壁,同时呛了一口水。这一瞬间,他大脑一片空白,心想狗日的邪神,他一定在暗暗得意吧?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