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打抱不平

“操!老不死是在说我们撒谎喽?”那青年腾地站起来,扬手就打了老板一巴掌。

可怜这老汉六十多岁了,被一掌煽得头晕眼花,一屁股坐在地上,嘴里满是血水,神情既气愤又屈辱。

“敢让咱们吃苍蝇,作死的老鬼!”另一个青年站起来恶狠狠地叫骂,非常嚣张地在快餐车上踹了几脚,并把车上的食材掀落,丢在地上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丁水根猛然站起来,愣乎乎地就冲到了那打人的黄毛面前,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。

四个黄毛一下子都站了起来,瞬间将丁水根围到中间,打人那个阴恻恻地道:“呦,谁的裤裆没缝好,漏出你这根毛来?你想管咱们的闲事?”

丁水根睁着眼道:“苍蝇明明是你们放进去的,为什么要打老伯?”

“砰!”

一名黄毛抬脚就把丁根水踢倒在地,四个人拿起地上的板凳劈头就打,丁根水没反应过来,瞬间就被打得头破血流,丧失了还手能力。

看到这一幕,他的两名同伴脸色发白,有心帮忙,却又不敢得罪这批人,只能畏缩地低下头。

张均看也没看现场,他慢腾腾地将最后一块卤肉吃掉,这才起身不耐烦地道:“喂,再打就打死人了。”说完向几人走过去。

四黄毛看到还有个冒头的,其中一个就冷笑着向张均走来,拎着木凳子用尽全力照他头就砸来,嘴里还吐着污言秽语。

张均动作如电,一把抓住半空落下的凳子,然后反向砸回去。

“崩!”

黄毛臂骨被一撞击断,然后脑门随后挨了一下,伴随着鲜血长流倒地昏迷,少说也是个重症脑震荡的下场。

另外三个被惊动,他们看到同伴被放倒,都怒吼一声冲过来。这些小混混怎么可能是张均对手,几拳便被打倒在地,骨断筋伤,惨嚎不止。

修理了几个小痞子,张均走上前扶起丁水根,笑道:“兄弟,你够种,不过打抱不平这种事要量力而行,别把小命搭上。”

丁水根几个人早就看呆了,他被张均扶起,颤声道:“富贵大哥,你……你太厉害了,武林高手啊!”

张均翻翻白眼:“我算个屁的高手,会点三脚猫功夫而已。”然后扫了一眼地上惨叫的几人,问,“你准备怎么处理他们?”

丁水根抹了一把脸,眼中闪过一丝狠色,道:“妈拉个巴子,敢打老子,我干死你们!”

说完他不顾身上伤痛,拿起凳子走过去对着几人一顿猛砸,将几名黄毛的胳膊腿腿全部打断,然后又狠狠踩了几下才解气。

张均见他打完了,朝他竖了竖拇指,笑道:“兄弟,有胆气。”

丁水根“呵呵”一笑,说:“大哥,要不是你,我今天一定会被打成残废。走,咱们换个地方,兄弟请你喝酒。”

张均摆摆手:“酒不要喝了,先把这几个人处理了,否则他们回过神来,一定会找摆摊大爷的麻烦。”

“怎么处理?”丁水根显然对这种事没经验,就请教张均。

张均道:“容易。”然后走过去,在四人脑袋上分别点了一下。其实他是暗中以金针打入对方脑上的穴位,此穴位一旦受损记忆力就会丧失,使人成为严重的失忆症患者。

这几人一看就不是好货色,张均将他们变成失忆病人,那样就不会再找摆摊老伯的麻烦,顺便还惩罚了他们。

做完手脚,他招呼丁水根把四个人全部堆进那辆日本车,然后两人坐上车子。丁水根淡淡看了呆若木鸡的两名同伴一眼,道:“你们先回去,我明天再回修理厂。”

那老伯已经站起来,异常感激地对丁水根和张均道:“小伙子,谢谢你们啦!”

张均笑着摆摆手:“老伯,改天还来吃你的卤肉,下回优惠啊。”

老伯笑了,道:“下回老伯请你们吃。”

车子绝尘而去,等进入市区繁华地段,两人直接把车子丢在大街上,然后找了一个旅馆暂时休息。张均没身份证,但丁水根有,入住时倒没遇到麻烦。

张均洗了一个热水澡,出来后就发现丁水根买了一大包零食饮料,还有一条烟坐在那里等他出来。

“富贵哥,你能教我功夫吗?”一看到张均,他突然就说出这么一句话。原来张均之前的身手太过犀利了,让丁水根非常震撼,他很期待成为张均这样的高手,迫不及待就想拜师学艺。

张均一听乐了,道:“行啊,可以教你,就怕你吃不了苦。”

“我不怕吃苦!”丁水根直起了脖子,这表情就和面对黄毛时一样,非常严肃认真。

张均点点头,二十岁习武虽然有点晚,可也不是不能学。

闲聊时,张均问起丁水根的工作情况。他在一家汽修厂上班,每个月有三四千元的收入,妹妹在西江大学读书,每逢周末都会来看他。

张均问:“水根,汽修厂还招工吗?”

丁水根一听大喜:“富贵哥,你也会修车?”

张均哪里会修车,不过他的佛眼能透视一切,一眼就能看出汽车哪里出了毛病,比最牛的修车师傅都厉害。只要稍加训练,就会成为天底下水平最高的修技工。

“会一点。”张均道,“我能不能过去?”

“当然能了!”丁水根笑道,“厂子不大,只有我们三个工人,老板正准备招人,你现在去正好。不过刚开始几个月工资不高,两千多一点。”

张均道:“两千不少,可以干。”

丁水根乐坏了,笑道:“富贵哥,以后我就可以一边修车,一边跟你学功夫了?”

张均淡淡道:“行,只要你肯吃苦,随时可以教你。”

第二天,丁水根打了辆车带张均返回汽修厂。汽修厂距离烤卤摊子不远,位于路边一栋两层小楼内。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胖子,说话很和气。

因为有丁水根担保,他只是简单询问了情况,就把张均留下,薪水暂定一月两千。

谈好薪水,老板让丁根水帮助他熟悉环境,他的人则离开了。

厂子里以前只有三个工人,除丁水根之外,另外的两人是小赵和小刘,技术都不错。或许因为昨天的事情,小赵和小刘见到丁水根都很尴尬,不怎么说话。丁水根也不搭理他们,自顾地带着张均参观厂子。

小楼底层是维修铺面,后面还有一个两百多平米的小院子用于存放汽车。二楼则是几个维修工休息的地方。维修厂二十四小时营业,要随时准备接待客户,他们必须住在这里。

丁水根很快就帮张均准备好了床铺和日常用品,还详细向他介绍了石子的运营情况,以及维修的提成算法。

整个上午,张均认真地看三个人修车。他发现,来这里维修的大多数是铲车、皮卡、大中型的面包车,以及少量私家车。

每当修车的时候,他就会透视分析车子的结构及工作原理,基本上一看就会,自觉得修车并非难事。

到下午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指点几个人修车了。

这时一辆总是熄火的私家车送来检修,张均看了一眼,对丁水根道:“水根,听声音,这车子应该是分电器的高压线圈坏了,你去换一个。”

丁水根一愣,道:“富贵哥,你真能听出来?”

高明的修车师傅,可以根据发动机的声音判断哪里出了毛病,但这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和无数次的维修经验才可能做到,丁水根不信张均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。

小赵和小刘相视一眼,同样不相信,小赵道:“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丁水根也想知道张均的判断到底准不准,于是一起动手,很快就将发动机拆开。一检查,发现是高压线圈部分断电点出现凹痕导致的故障。

三个人顿时对张均佩服无比,将他视为行业里的绝顶高手。

接下来,不管铲车、面包车或者皮卡,张均一眼就能看出毛病。他的指点极大提高了维修效率,往往几分钟就能搞定一辆。

要知道,平常的时候他们必须通过仔细的检查去发现车子的毛病在哪里,如何能像张均这么神速,眼一扫就知道毛病在哪里?

张均不仅可以迅速为顾客解决故障,他还能发现车子维修故障以外的毛病。比如有辆私家车的刹车片出现了裂纹,要不是他及时出言指出,车子极有可能在刹车过程中发生致命事故。

再比如一辆面包车的内胎气压过高,外胎花纹几乎磨光,虽然目前仍可使用,但很容易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发生爆胎,导致惨烈事故的出现。

张均参与工作的第一天过去了,丁水根打开电脑翻看了一下今天的收入,顿时吓了一跳,发现到账六千八百多块,比平时多赚了一倍的钱。要知往常的时候,修车厂一天只有三千左右的营收,最高纪录也只有四千露头。

丁水根三名维修工对此惊讶不已,他们明白这一切都是张均的功劳,他的精准判断极大提高了维修效率。加上他能提前发现车子的毛病,因此大家因此多干了一半的活。

震惊之余,丁水根整个下午都默不作声,直到晚饭的时候,他突然对张均道:“富贵哥,咱们把这家维修厂承包下来,要你当老板怎样?”

张均一愣,心想这个水根还真有经济头脑,不过他不可能一直做修车工,于是摆摆手,道:“水根,承包下来太麻烦,那样的话事事都要我们操心。不如这样,你去和老板说一下,让他提一下咱们的工钱。”

小赵小刘都非常同意张均的观点,忙说:“就是,富贵哥,让老板给咱们的工资翻倍。”

丁水根冷笑:“瞧你那出息,富贵哥一天少说能让老板多赚上千块,一个月就是三四万块,工资翻倍才几个钱?富贵哥一人才增加两千块而已。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