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富贵

小赵和小刘都不说话了,确实,工资翻倍的话他们赚便宜,富贵却是吃亏。

张均对此不怎么在意,笑道:“这样吧,让老板把咱们的工资,全部提到一万块,他要是不给,我们就走人。”

小赵和小刘顿时大喜,连连说好。

丁水根鄙视地看了他们一眼,道:“你们当然高兴,富贵哥把好处都分摊给大家了,怎么,连个表示也没有?”

小赵也是个机灵人,立即道:“富贵哥,今晚我和小刘请客,去春满人间乐呵一把怎样?”

春满人间是南章市有名的销金窟,里面有各色各样的女人,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,消费水平很高,据说是省里的一位大人物开设的。

张均欣然同意,笑道:“好,我舍命陪君子,今晚咱们四个一起过把瘾。”

晚八点,老板回店里查账,一看今天的营收居然有七千多块,非常震惊,忙问怎么一回事。

丁水根“咳”了一声,道:“老板,富贵修车水平真高,他才来一天就让厂子的收入翻倍。今天富贵哥说了,打算自个儿开个维修厂,还让咱们决定一起辞职跟他干。”

老板真是喜悲两重天,刚欢喜之后就急了眼,说:“别啊!水根,我平常对你可不薄,你妹妹刚上大学的时候用钱,不都是我借给你的?还有你上回摔断了腿,医药费也是我垫的吧?这钱我可一分没跟你要。”

丁水根叹息一声,道:“老板,所以我就劝富贵留下来嘛,在这里做也是做,何必要单飞呢?”

“对对。”老板连忙道。按今天的情况推算,厂子一天能有七八千的收入!利润少说也有四千块,一个月就是十几万,这种发财的生意,他是万万不能松手的。

丁水根问富贵:“富贵哥,你说吧,要怎么样才愿意留下。我跟你说富贵哥,老板这个人很好,重情义,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,他一定会答应。”

张均肚里暗笑,心说这个水根还真有表演的天赋,他清清嗓子,对老板道:“老板,我的工资只有两千,我觉得少了点。这样,从明天开始,你给咱们加点工资,都把工资涨到一万怎样?”

老板一愣,每人一万?那一个月的开销就有四万啊!他顿时开始计算这样做的得失,人也沉默下来。

丁水根道:“老板,相信以富贵哥高超的修车技术,用不了多久顾客数量就会多一倍。到那时候厂子一个月的利润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万,你拿出四万来犒劳我们其实不算多。”

老板也是个聪明果断的人,就算把工资开到四万,相比之前他依然多赚不少钱。而且正如丁水根所言,以后随着厂子好名声的传播,过来修车的顾客会越来越多。

老板一咬牙,道:“一万就一万,大家都是兄弟嘛,有钱一起赚。我还决定,每个月根据效绩给大家发奖金。只要每个月的营业额突破三十万,多出三十万的营收部分,我会按百分之二十的比例给你们发奖金,每人百分之五。”

众人一听大喜,张均则暗暗点头,这个老板非常有头脑,知道能人不好留,于是额外开出这样诱人的条件。

丁水根高兴地道:“老板放心好了,有富贵哥在,营收突破三十万是小意思。”

老板走后,张均几人关了大门,然后开着一辆面包车前往春满人间夜总会。小赵和小刘非常兴奋,他们以后每个月的收入能有一万块,这要多感谢张均,所以今天他们决定大方一回,每人身上带了一万块。丁水根则拿了两万块。

车子开到春满人间门口,有迎宾把车子开走,四个人则被带入大门。一进大厅,大堂经理就迎上来,笑问:“几位先生想怎么玩呢?”

丁水根道:“找个好点的包间,叫几个漂亮的妞,要让我们大哥满意。”

经理笑容满面,连说:“先生放心,我们这里全是美女,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。”说着就吩咐侍者把几人请入包房。

春满人间的包房按照消费水平,从低至高分别是探花房、榜眼房、壮元房、帝王房、神仙房,张均几人进入的是榜眼房,价格一千八百八,如果点的洒水超过三千块的话则减免房费。

小赵和小刘显然很少来这种地方,显得有些抱紧。倒是丁水根非常自然,等妈咪带着一群小姐进入包房,他扫了一眼,发现这些小姐个个浓妆艳抹,猛一看挺漂亮,实则长相一般,身材也不算出色。

他摆摆手:“这些不行的,我大哥的欣赏水平高,快给我换几个漂亮点的,不然咱们可要走人了。”

妈咪陪笑道:“好好,几位先生稍等,我马上叫最好的美眉过来。”

几分钟后,那妈咪又带了四位小姐进来。别说,这几个小妞模样俊俏,身材凹凸有致,曲线诱人,应该是这家夜总会比较有名的牌子。

丁水根几个眼睛一亮,纷纷说:“好好,就这几个了。”

几个女的,分别坐到他们身边。小赵和小刘比较自觉,把最漂亮,身材最火辣的那个***妹留给了张均。

这个女孩看上去年纪不大,十九二十岁年纪,浓妆掩不住她的清秀。她坐到张均旁边,贴得很近,一对*****在张均身上挨挨擦擦,说道:“大哥,我叫秀秀,大哥贵姓。”

张均阅美无数,认识的女人随便挑一个都要比眼前的人漂亮,就更不要比气质了。不过既然来了这种地方,他也不好太冷漠,就笑着说:“我姓富。”

女孩吃吃一笑:“怪不得大哥是富贵中人呢,原来姓富。”

那边的丁水根已经对女孩上下其手了,小赵和小刘也开始紧张地揩油,惹得三个小姐咯咯娇笑,春怀荡漾。

只有张均落落大方,随意地和女孩说着话。不知为何,女孩感觉和张均说话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连平日熟练无比的勾人技巧都忘记了,一直托着香腮和张均聊天。

“大哥,我觉得你特别有气质,就像大人物一样。”秀秀很认真地说。

张均笑了笑:“是吗?可惜我只是一个小修车工,不是什么大人物。”

“有些人大器晚成嘛,大哥说不定很快就飞黄腾达了。”秀秀很会说话,尽挑好听的讲。

两人正聊着,妈咪急匆匆跑进来,他走到张均身旁,说:“先生不好意思啊,秀秀的朋友找她,必须马上离开。”

那边正在女人身上掏摸的丁水根把眼一瞪,骂道:“屁的朋友,我看是其他客人找她吧?她是我们大哥点的,想走就走吗?”

妈咪一脸陪笑,道:“先生,确实是秀秀的朋友找她。”

张均倒觉得没什么,但丁水根不依不饶,冷笑道:“那就你让她朋友过来跟我大哥说,说好了可以走人。”

妈咪脸上有点挂不住,不过职业素养让他压住火气,耐心地道:“这位先生,秀秀必须要走。您帮帮忙,这样吧,今天几位的酒水费我出一半。”

小赵和小刘一听对方免洒水钱,马上就要答应,却被丁水根以眼神制止。他从沙发上站起来,冷冷道:“爷们不缺这点钱,我大哥不说话,人就不能走。别说你,你家老板来也不行!”

张均好整以暇地在旁边看热闹,他此来西江本来就是闹腾事的,最不怕惹麻烦。

这时,妈咪身后走来位一米八高的大汉,他眼神冷酷,脸上横着一条狰狞刀疤。此人开了一瓶价值几百块的洋酒,然后当着张均的面一口吹了,倒过空酒瓶冷淡地道:“哥们,我是这里管事的人,初次见面,先干为敬。同时向哥几个求个方便,先让秀秀离开,今天的酒水费用我请了。”

丁水根之前不放人,要的就是这个结果,大家不花钱白玩一次岂非更好?可当他准备顺坡下驴时,张均突然冷冷道:“我兄弟说过,让客人来见我,否则人不能走。”

刀疤汉子是夜总会镇场子的人,一旦出现特别情况,他们就会出面解决。担任这一职务的人往往都有丰富社会经验,见多识广,脑子快,眼皮活,能够处理各种紧急情况。

张均的话让刀疤的脸色阴沉下来,他走到张均面前,俯视着他,冷然道:“朋友,已经给足你面子,如果你不吃敬酒,那只能吃罚酒。”

张均“呵呵”一笑,从沙发上站起,道:“我这个人最喜欢吃罚酒,我倒要尝尝,你的罚酒是什么滋味。”

刀疤冷哼一声,他身后的几名壮汉立即围了上来。

小赵和小刘瞬间吓傻了,这是什么情况?富贵哥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发飙了?

丁水根虽然不知道张均为什么这样做,但他立刻也站起来,与张均并肩而立。他哪里知道,张均刚才通过透视,发现楼上的神仙级豪华包房里有几个头面人物正在商量事情。

本来张均对这几个人没什么兴趣,不过他听到其中一个人名叫陈杰。这让他想起四号监狱老胡交待的话:你出去之后,找一个叫陈杰的人,并告诉他,你就是复仇者。

于是他上了心,又监控了片刻,便确定此人正是老胡口中的陈杰,而另外的几个人都是南章市有头有脸的人,他们都是受到了方君达的邀请过来谈事情。

至于这个方君达,张均早有耳闻,他是方家之主方中楼的长孙,这家春满人间夜总会便是他开的,其人是南章市一霸。

方君达三十多岁,个头不高,张均和秀秀聊天的时候,他正板着脸向陈杰等人道:“自从姓胡的倒台,你们几个就瓜分了他在南章的势力,这几年也该吃饱了吧?”

陈杰眯起了眼睛,道:“方少,你早把脚踏进了南章,大家各吃各的食,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