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 启动棋子

“没什么意思,叫你们来是通知你们一声,给你们一个月时间离开,一个月后我方家将全面接手南章。”方君达非常霸道地宣布计划。

算上陈杰在内,南章地下的四位大佬都来了,另外三人分别是马元斌、黄四郎、凤泰。四人闻言脸色大变,凤泰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,已经七十多岁,他寒声说:“方少,你们方家势大,可想要欺压我们这些老人,也得承受严重的后果!”

“是吗?”方君达一脸不屑,“实话告诉你们,南章市公安局已经掌握你们的犯罪证据,包括你们下属干过的勾当。我提醒你们,早走早安全,走晚了可就晚了!”

双方谈判陷入僵局的时候,刀疤恰好进来,此时张均的强硬让镇场的刀疤很没面子,他冷笑一声,伸手抓向张均衣领,想要强行将之拖出夜总会。

哪知他一伸手,连张均怎么出手都没看到,整个人便飞了出去。随之而来,刀疤的几名手下也莫名其妙的被人震出包房,将结实的实木隔离墙都直接砸穿。

巨大的声响惊动了不少人,更多人冲进来,但是他们连谁出手都没看清,人便被打出去。张均冷漠地走到刀疤面前,脚踩在他的脸上,淡淡道:“做生意就要懂规矩,不能欺软怕硬,去,把你们老板叫来,让他亲自给我赔礼道歉。”

刀疤脸色涨红,双手拼命撑地,可怎么也站不起身,怒吼道:“小子,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?”

张均“呵呵”一笑:“方君达就在楼上,你把他喊来。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,方君达不来,我会拆掉春满人间。”

刀疤心头一凛,意识对方应该大有来头,否则怎敢和方少作对?他大声道:“朋友,我奉劝一句,得罪咱们方少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张均脚尖一挑,刀疤就挺起身,不由自主地站直了,惊得他目瞪口呆。

“上面有个叫陈杰的人,你顺便告诉他一句,就说复仇者要见他。”张均又补充道。

作为看场的人,刀疤不能独自解决麻烦是非常没面子的,必然会被老板责骂。可是他确定自己根本搞不定眼前的闹事者,因此只能硬着头皮就上了二楼。

方君达正对陈杰等人威逼,忽然听到敲门声,他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道:“进来。“

刀疤抱着胸口晃进客厅,惭愧地道:“方少,下面有人闹事。这个人很厉害,所有兄弟都不是他对手,他非要见方少一面。”

方君达勃然大怒,将手中水杯“砰”得一声砸在刀疤脸上,骂道:“你是吃屎的?这种小事也来麻烦老子!”

刀疤被骂得抬不起头来,连额头上的琉璃渣子也不敢抹去,站在那里不动。

“滚!”方君达恼火地骂道。

刀疤浑身一抖,说道:“方少,那个人还让我给陈老板带句话。”

“嗯?”方君达双眉上挑,“他让你说什么?”

陈杰一愣,双眼盯住了刀疤。

“那人说,他是复仇者。就这么一句话。”说完,刀疤一咬牙退了下去,他决定拼了命也要拿下张均,否则过不了方少这关。

陈杰脸色大变,他立刻站起身对方君达道:“方少,今天的损失由我赔偿,下面那个人是我的朋友,我马上带他走。”

方君达正要逼陈杰等人离开南章,因此也不在乎这点小事,摆摆手:“人可以带走,但你要好好考虑我说的话,机会已经给了,把不把握全在你。”

陈杰一走,剩下的三人也陆续离开,他们个个心情沉重,知道自己在南章呼风唤雨的日子恐怕要到头了。

刀疤带着陈杰来到包间,后者第一眼就盯住了张均,他没说什么,只是摸出一张名片交到张均手里,然后转身就走。

张均没再和夜总会过不去,他对早吓傻了的秀秀道:“美女,再见。”然后就拉着几人扬长而去,陈杰的属下跟在屁股后面帮着付了账。

回来的路上,小赵和小刘的脸色仍然发白,倒是丁水根神情兴奋地说:“富贵哥,你太牛了!连春满人间的人都敢打,那家夜总会可是方家的产业。”

张均微微一笑:“打都打了,他们又不认识我,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丁水根“嘿嘿”一笑,朝张均竖了竖大拇指:“富贵哥就是高!”

然后又奇怪地问,“富贵哥,那个给你名片的人是谁?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

张均淡淡道:“以前的一个朋友。”说完他看了小赵和小刘一眼,“别害怕,夜总会的事过去了,没人会找你们麻烦。”

小赵和小刘唯唯诺诺,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们感觉和张均在一起实在是危险。第一天就打了有背景的几个黄毛,第二天又砸了大人物的场子。他们决定以后打死也不会跟张均一起出门了,否则太危险了!

回到修车厂,等所有人都睡下之后,张均来到楼顶,用丁水根的手机拨通了陈杰的电话。

南章某座别墅里,陈杰正焦急地等在手机旁,一会站起来一会又坐下,神色非常不安。他身后一名青年丽人问:“杰哥,你在等谁的电话?”

女人是陈杰的红颜知己,他对她说话一向柔语细声,此时却粗暴地道:“女人家不要多问,回房间休息!”

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,应了一声,人便离开了。

直到凌晨时分,电话铃终于响起,陈杰立即抓起手机,人也跟着站了起来,沉声道:“胡大哥怎么样了?”

“明知故问。”张均冷冷道,“他当然还在监狱里。”

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得到胡大哥的信赖?”陈杰的口气中满是怀疑。他之前一直认为,老胡会把产业传给他的后代,没想到竟是一个陌生人。

张均道:“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,你要做的只是配合我,不是提问题。”

陈杰犹豫片刻,还是决定按照老胡当年的吩咐去做,他沉声道:“好吧,你明天来找我。”

张均道:“是你来找我。”然后把地址告诉对方,“记住,不要迟到。”

张均挂断电话,陈杰心中很恼火,暗道:“这个人狂得很啊!我虽然是大哥留下的棋子,可也不能听凭此人摆布,明天要给他个下马威!”

想到这里,他对身后一名青年人道:“杜海,你师兄还在南章吗?”

杜海听问,笑道:“我师兄还在。”

“他的功夫怎么样?”陈杰追问,面露思索之色,似乎在筹谋什么。

“我师兄是化劲大高手,在他手底下我连一招都撑不住。”杜海如实答道,“化劲层次的高手数量有限,西江一省之内的化劲人物不超过十名,当然很厉害。”

陈杰眼睛一亮,点点头:“好,那就请你师兄过来,让他帮我对付一个人。”

“没问题,我马上和师兄联络。”杜海笑道,他对师兄非常有信心。

第二天,修车厂的生意依旧不错,张均负责判断故障,丁水根三人负责维修,维修的效率非常高,一上午时间就有四千多块的进账。

中午休息的时候,丁水根草草吃了点东西,便拎着一包零食往外走。张均心中奇怪,拉住他问:“水根,你去哪里?”

丁水根说:“富贵哥,我结识了一帮小兄弟,经常会去探望他一下。”

张均问:“什么小兄弟?你亲戚?”

丁水根道:“不是,一群十二三岁的小痞子,都是农村的孤儿。他们和我意气相投,因此就拜了把子,我是他们大哥。”

张均一听乐了,道:“你和一群十二三岁的小屁孩拜把子?”

丁水根却没笑,他认真地道:“富贵哥,你可千万不要小瞧他们。我那些小兄弟很有胆色,附近的一个大痞子就是他们弄死的,他们在这一带的名气非常响亮。”

张均吃了一惊:“你是说,他们杀过人?”

丁水根点头:“你别看他们年纪小,可在这一带已经混迹两年。他们靠捡饮料瓶子卖钱为生,经常和附近捡垃圾的人产生冲突。大家各有各的地盘,一旦有人越界捡拾就要发生流血事件。”

“冲突的时候,他们从来不会吃亏,一群成年人都被打怕了。一个附近的痞子想压榨他们,结果没多久就失踪了,连尸首都找不到。”丁水根一脸的佩服地道。

张均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,他笑道:“水根,我跟你一起去探望那些小兄弟。”

丁水根听张均也去,高兴地道:“好啊富贵哥,也让这群小瘪三见识一下什么是高手,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。”

张均不能空手去,他买了整整一车厢食物,有火腿肠、面包、饮料、啤酒,还有十条烟,花了近四千块钱。

看着一车的东西,丁水根很吃惊,道:“我说富贵哥,你快把人家超市都搬光了,不用这么夸张吧?”

张均笑道:“初次见面,不好太小气。”然后说,“水根,你跟我讲讲你那些小兄弟的情况,我很好奇。”

行车途中,丁水根就把情况详细说给张均听。这些少年最大的才十五岁,最小的只有十一岁,总共十二个人。他们都来自农村,有的父母离异了,无人抚养;有的是父母双亡,从小就是孤儿。

总之这部分少年都有着不幸的童年,他们聚在了一起在南章城附近讨生活。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在社会上讨生活是非常艰难的,特别像他们这些身无一技之长年纪又小的少年。

挣扎求生了一段时日,他们发现捡饮料瓶子是个不错的生财之道。一开始,他们遭受同行大人们的殴打,甚至屡次被夺走好不容易捡到的饮料瓶。

在沉默了一周之后,十二位少年歃血为盟,成立少年兄弟会。少年兄弟会的原则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一起面对敌人,直到敌人灭亡。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