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5章 禅林

“这是一种,既是能量又是物质的特殊品,或者说,它介于能量与物质之间。这种东西非常重要,它将是未来科技的核心材料,秘立方里面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科技想要实现,都离不开天晶。”

张均精神一振,连忙问道:“那你有头绪了没有?”

小强:“已经找到了方法,只是技术方面还有欠缺,但这应该不是问题,三个月内我就可以解决。另外有件事情要告诉老板,相关的材料需要大量的金钱,以现在天行国的国力恐怕无法支撑,要另外想办法才行。”

张均不由得目瞪口呆,吃惊地道:“什么?天行国的资金实力都不能支撑?你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材料?”

小强叹了口气,说:“需要各种各样数量庞大的贵金属,我计算了一下,总价值大约在十万亿美元左右。”

张均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:“十万亿美元,那得买下多少黄金啊!”

张均的表情,使得小强下面说话声音低了许多,他尴尬地说:“老板,这也是没办法,天晶的制造离不开数量庞大的贵金属。”

张均叹了口气,小强就是他的宝贝疙瘩,无论如何他都要满足他的要求。想了想,他道:“好吧!但你能不能告诉我?你准备去哪里弄这么多资金?”

小强显然是早有打算,她立刻道:“其实也简单,我已经对神灵平台的成员进行了详尽分析,大可在他们身上下手,倾尽神灵平台的力量,应该可以凑足这次的需要。”。

一听这话,张均不由得惊喜交加,笑道:“这么说来,这笔钱用不着天行国出?”

小强理所当然地说:“那是当然的,天行国还在建国之初,百废待兴,如果一下子抽这么多血,必然会元气大伤,那样做得不偿失。而神灵平台就没有这种顾虑,不过这次事件之后,神灵平台恐怕也就要没落了,最后变得一文不值。“

张均点点头,神灵平台在全世界都有着极其巨大的影响力,它本身所具备的价值绝不是区区十万亿美元。可要是经历这么一次大变故之后,恐怕就再也不会有人信任神灵平台了,这绝对是对圣教的一次伤筋动骨的打击。

说到圣教,张均不禁想起一件事情,他对小强道:”圣教有几处藏宝的地点,里面的东西少说也值上万亿美元,你派人把宝贝拿出来暂时缓解燃眉之急。”

小强欣然应命。

谈话结束之后,张均借助接引符进入禅林。接引符上面闪烁数道金色的光华,随后他心神恍惚,没片刻就进入了一片华光弥漫的奇妙世界,正是禅林小世界。

刚一出现,他还没来得及欣赏四周的风景,就听到前方有人大喝:什么人!

定睛一看,只见一名胖大和尚走了过来,正是上一次在小昆仑见过的释太元,那个带着释无天参加远天才大会的归真高手。

释太元自然也认识张均,眼看他来到禅林,他不禁脸色微变,喝问:你来干什么?

张均客气地朝他供了拱手,笑道:“在下张均,特来拜见幻空禅师,请前辈传个话。”

释太元嘿嘿一笑,神情煞是阴冷:“幻空禅师不在,你改日再来吧。”

张均微微皱眉,他能够从事海员的身上,感受到明显的敌意,这不禁让他大感奇怪,难道以前得罪过此人?可他思来想去,也不曾记得何时与这人有过冲突。可他为什么要为难自己?百思不得其解,他也懒得多说,便提足了气,大声道:“晚辈张均,前来拜见幻空禅师!”

声音如雷霆般,滚滚传出。

这一声大叫,运足了真气,声音远远的传出去,不知惊动了多少禅林的人。释太元不禁大怒,他猛然大喝:“小子找死!”而后抬手一拍,一只金光闪闪覆盖苍穹的大手,就那么镇压下来,威力之强仿佛能够灭世屠神。

张均大怒,眼看对方的出手力度,显然是想将他一击而杀。面对大危机他来不及多想,一声轻喝便将降魔杵放出。

轻晃降魔杵,上面放出无量金光,之中冲出恶魔的虚影,飞天而起,化作百丈高下的巨人,挥动魔掌便迎向金光巨掌。

恶魔的手漆黑黑一片,阴森可怖,释放无边魔气,周边黑焰滔天,气势更胜一筹。

释太元大惊失色,他实力虽强,但毕竟只是归真境人物,如何能敌险胜境界的恶魔?那恶魔巨掌一出现,他就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狂吼一声,身形急退,同时缩回了金光大手,化作一个金色的盾牌护在身前。

黑漆漆的惊天魔手瞬间就到了,恐怖的威压让释太元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,他本能感觉盾牌绝对扛不下这样一击,不禁放声大叫,禅师救我!

“阿弥陀佛!”

空中响起一声佛号,幻空禅师踏空而行,缓缓走下。他面色阴沉,狠狠地瞪了释太元一眼,斥责道:“孽障!上一次惹出的事情难道还小?给老衲退下!”

张均见机得早,一看到幻空禅师,就立刻把降魔杵收起,那恶魔虚影也随之退回。

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的释太元擦了把额头冷汗,然后死死地盯了张均一眼,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身大步离去。

幻空禅师双眼看着张均,语气激动地问,张道友,刚才那物可是降魔杵吗?

张均也不瞒他,从口袋里拿出降魔杵,笑道:“正是。”

幻空禅师双手恭恭敬敬地接过降魔杵,脸上写满了震惊与喜悦,喃喃道:“没有错,正是失传已久的降魔杵!没想到他竟在张道友的身上,难怪张道友能得佛祖垂青,这是无上的大佛缘呐!”

张均心中一动,他问道:“禅师可知,这降魔杵是何来历?”

幻空禅师呵呵一笑:“此地不方便说话,请到小庙稍坐片刻,让老衲慢慢道来。”

张均点点头,随着幻空禅师,一路来到一座小庙前。准确来说,这根本算不上一座庙,只能算是一间草屋而已。二人进了草屋,幻空禅师请张均在蒲团前坐下,然后微笑着说,张道友光临寒舍,小庙蓬荜生辉,老衲欢喜不尽。”

张均:“禅师客气,无事不登三宝殿,晚辈此来是有要事相求。”

幻空禅师非常够意思:“张道友有什么事情尽管说,老衲必将尽力而为。”

张均忙道:“晚辈想知道,那孙笑禅如今身在何方?”

一听张均想见孙笑禅,幻空禅师便吃了一惊:“你找他做什么?这个人非常了不起,是佛门大德转世,可也脾气古怪,不好相处,你若有意求他,怕是困难。”

张均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告知幻空禅师,然后道:“此事非孙笑禅出马不可。”

听说他要建立修真联盟,禅师不禁大为惊异,说道:“你能有这样的想法老衲是极为赞同的,只是想要请动他孙笑禅怕是不易。”他略一沉思,又说,“我确实知道他在何处,只是就怕他不肯见你,那样你便是知道了,也是无用。”

张均立刻虚心求教:“敢问禅师,那孙笑禅可有什么爱好?或者晚辈做什么事才能打动于她,请动他出山呢?”

幻空禅师苦笑:“说过他是佛门大德转世,这尘世间的万物又如何能够打动他呢?”

张均一听此言,不禁皱起了眉头,这孙笑禅他是一定要请动的,否则的话就不能让所有的修真心服口服,修真联盟也就没法组建。想到这里,他朝幻空禅师拜了一拜,认真请教:“还请禅师教我!”

幻空禅师沉默了片刻,他看着手中的降魔杵,沉吟道:“如果你能舍得此物,或能让孙笑禅出山。”

张均低头沉吟了片刻,之后莞尔一笑:“区区降魔杵,送便送吧!”

幻空禅师惊讶地道:“你可知降魔杵的来历?又可知降魔杵的威能?岂能就这样白白送人!”

张均呵呵一笑,说道:“我只知道降魔杵是一件准大罗级的法器但毕竟是外物,倒也没什么舍不得。倒是要请教禅师,这降魔杵的真正来历是什么?”

幻空禅师便讲述了降魔杵的源起。佛陀的大弟子阿难精通炼器之术,他穷其一生精力打造了这把降魔杵。如果降魔杵能够收服八部天龙,其威力便能达到准大罗级法器。可是想要收服八部天龙,并不是容易事,毕竟需要八个显圣级强者。

幻空禅师说道:“按照阿难你的想法,降魔杵日后有机会进升为大罗机的法器,一旦催动便有大罗天尊的威能。加之张道友身上有胡言私利,正好可以催动降魔杵,此物若是送人的话实在可惜啊!”

宋军摇摇头,说道:“禅师不必劝了,我意已决,还请告知那孙笑禅的下落。”

幻空禅师,轻轻一叹,说道:“其实那孙笑禅就在禅林之中,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张均听了一愣,孙笑禅在禅林中?他怎会在这里?

幻空禅师解释道:“那孙笑禅是刻意前来点化我的。此人高傲无比,认为老衲当不得禅宗首领,于是前来取而代之。”

张均一脸惊奇:“什么?他要把禅师取而代之!”

幻空禅师呵呵一笑,脸上满是混不在意的表情: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这禅宗领袖,送他也罢!”

张均大为佩服,说:“首领就是狗屎,狗屎就是首领,禅师果然是有大智慧的人。”

幻空禅师一笑:“不敢当,那孙笑禅颇无趣,你有二人先谈,稍后再去见他。”

张均立刻道:“固所愿也!”

幻空禅师是一位佛法精深,博古通今的高人,与他相谈了小半日,张均收获颇,他对于禅师更加的钦佩了。

末了,幻空禅师正容道:“张道友与佛有缘,来日成就不可限量,必是成佛作祖的人物。日后若有用得到禅宗的地方,只管来找老衲,老衲绝不推辞。”

张均连忙称谢,而后在幻空禅师的带领下,去寻找那孙笑禅。

喜欢最强神眼请大家收藏:()最强神眼新更新速度最快。